大和守安定的木炭

天下三日一期/清安清/兼堀/hsb+鹤丸x我

下雨了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

三日一期三日无差

♬‧*˚✧♬‧*♬‧*˚✧♬‧*˚✧♬‧*˚✧♬‧*˚✧♬˚✧♬分界线‧*˚✧♬‧*˚✧♬♬‧*˚✧♬‧*˚✧♬‧*˚✧♬‧*˚✧♬



  “叮”的一声响,远征部队回来了。

  队长一期一振领着自己弟弟,抱着资源,推开本丸大门。

  没有看见和穗,大家便熟门熟路的去找刀匠,登记完玉钢和冷却材数目以后,弟弟们有的迫不及待的收拾衣服去浴场,有的则打算去厨房里找点零食,夏季天气闷热,清爽的触感和冰凉的零食是弟弟们的标配。

  一期慢慢的沿着走廊往回走,一边想着三日月去了哪里,出发前三日月笑眯眯的说自己可能会去万屋,一期问他去干嘛,三日月又不肯再多说了。

  可能本丸呆久了觉得有点无聊了吧,毕竟现在也没什么机会出阵。

  远处隐隐的有雷声,一期抬头,果然青白的天混着一点乌云,空气中有一种潮湿的草木气息。

  走廊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一群人呼啦啦的跑过,首先是碎碎念着“挂画挂画”的歌仙和“经书经书”小夜江雪 ,然后是咋咋呼呼去收衣服的和泉守和他的助手堀川还有冲田组的两位,最后是手忙脚乱要拆掉恶作剧道具的鹤丸和拉来顶包的山姥切(鹤丸跑过一期身边的时候还问要不要一起去……)

  一期尽量的靠边站,等到一群人过完,准备拐弯去三日月房间的时候,猝不及防看到了和穗和长谷部。

  此时已经是漫天细雨,和穗全身被斗篷裹着,不仅如此,身边的长谷部撑着伞,将自家主人牢牢保护着不受雨水润湿。

  几天前的大阪城活动结束以后,和穗大病了一场,又不小心摔下楼梯,把长谷部吓得够呛,恨不能日夜守护,今天好不容易出去走走,又开始下雨。

  一期往拐角走廊缩缩,毕竟当灯泡的感觉并不好,但是又莫名的想看看他们,于是选了一个刁钻的角度,既不被发现又能清楚的观察到和穗和长谷部。

  只听得和穗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啊啦……我又不是糖做的……哪里经不得雨水……”话里话外却都是欣喜,长谷部摇摇头又说了些什么。走到廊前,长谷部把伞交给和穗,取下斗篷搭在右手,左手直接把和穗抱起放到廊板上,然后自己才从旁边的小台阶走上来。两人坐在廊下絮絮的说着话,斗篷盖在两个人的腿上。

  突然间,一期不想去三日月房间里等他了。

  从和穗那里借了伞,告了假,一期一振推开本丸大门,疾步朝着万屋的方向走去。

  走过传送阵,在步行小半小时就可以看到万屋,自家本丸建立的晚,靠近集市的传送阵已经挂了别人的名字,不过三日月大人说无所谓,就当平时散散步,既然三日月大人这么说了,大家也就同意了这个传送位置。

  夏天的雨不像秋冬那般冰凉,一期伸手,绵绵的雨丝慢慢打湿了指尖,也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焦躁,总归是个显形很多年的付丧神了,不至于不能自己出个门(虽然一期仍然对此抱有怀疑)

  心情一不着急了脚步也缓了下来,一期开始四处打量,以往跟着弟弟们出来,总是顾着看好那几个爱活蹦乱跳的爱赛跑的爱鼓捣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的,几乎没什么机会注意周围,今天出来找三日月大人,倒是能趁机好好看看景色。

  细雨蒙蒙,润泽得空气里都是清冷的气味,远处灰白的云层仍然厚实,稀薄的云气环绕在山顶,慢慢的流淌下来,映照的山林间是模糊的灰蓝色。除去脚步声连鸟鸣都不闻的天地间,沉静的仿佛只剩下一期一振。

  一期迈开脚步,略显艰难的朝着前方走去。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换内番服,胸前的穗子随着脚步声发出有规律的噗噜噗噜的轻响,记得三日月大人总是喜欢玩这个小穗子,手指扒拉乱了再梳理好,梳理好了再扒拉乱,自己头上那个一模一样的却收的严严实实。还记得有一次三日月和鹤丸一起恶作剧在穗子里藏了个小铃铛,惹得自己到处找,后来还是鹤忍不住了告诉自己的……

  一想到某个“为老不尊”的付丧神,一期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内心想着“不管怎么说以后也要严肃的告诉三日月大人不要和小孩子一样胡闹”,手却不自觉的整理好乱了的穗子。

  路面上开始积水,一期慢慢的踩过薄水面的人行道,这里的万屋不止招待他们本丸,还有许多其他审神者的本丸,或许是下雨的缘故,即使是走了一些时候,也没有看到别家的付丧神。

  也只有自己家的这位才会挑这种时候出来啊……

  一期对于三日月的性格颇有了解,三日月来的比一期早,这一点让一期很是惊讶。当问及为何愿意如此早的显现在和穗本丸的时候,三日月笑眯眯的说,神识里感觉到有个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到处走,觉得有趣就向她伸手了。
   
  一期觉得理由不会这么简单,毕竟无数审神者日夜不休前往阿津贺志山,为的就是得到三日月宗近的青睐,但是看三日月大人的模样又不像是玩笑,一期识趣的选择不讨论,说多了又要被三日月笑话“御前樣是怨我没有一起过来吗哈哈哈”

  实在是有点羞耻,虽然一期确实这么想过,毕竟带着自家弟弟把三日月接回来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比如说“三日月大人我来接您了”,或者“三日月大人您愿意一起和我回去吗?”没想到却是三日月把自己接回去的…………

  啊啊不想了不想了。

  其实,三日月大人早点显形也好,审神者虽然不是会去勾心斗角的职位,但是有时候也会遇到或娇纵或桀骜的审神者,若是本丸没有一位地位超然的付丧神在,有些事情会变得难以收拾。

  哎呀只是要是自己早点来就好了,毕竟弟弟们也很想自己……

  自己也是想三日月大人的……大约比三日月大人想自己多一点点……

  嗯……要不还是一样多好了。

  察觉到自己突然变得像退退和秋田一样的孩子气,忍不住心中哀叹了一下,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的,果然是和三日月大人呆久了的缘故所以自己也变得像小孩子了?

  一期按按眉毛,果然还是抓紧时间去找三日月好了,反正在与不在心里都是想着他。

  脚步开始急促,好像突然间有人在一期耳边催促着追赶者要他马上把三日月宗近带回来。雨势变大,哗哗的雨水使得前方的景色仿佛被一层水晶的帘子掩着。

  一期伸手掀开一层又一层的水帘。

  为什么还没有到呢?

  为什么还没有看见三日月大人呢?

  三日月大人在哪里呢?

  仿佛是跋山涉水,又仿佛是白驹过隙,周遭的景色一期已经不在意了。山林也好溪流也好,晚归的燕雀也好惊慌的小兽也好,都不能在脑海中占据一席之地了,因为脑海里满满的,满满的……

  都是那位名为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的身姿啊……

  一期猛的刹住脚步,万屋的木质屋檐开始滴滴答答的坠落雨线,雨线之后,某位穿着深蓝狩衣的付丧神端着袖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头上的小穗端端正正。

  一期心中蓦地一软,端正了一下身影,走到屋檐下,稍稍抬起伞沿,朝着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没有带手套的手温暖而略带潮湿。

  他说:“三日月大人,我来接您了。”
 

 
 

 

5月4日の本丸日志

嘛嘛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污龟真的被我家hsb绑回家了……总是忍不住去戳污龟,不过话说回来,莫名的觉得污龟挺……乖的?可能是我没去找语音集吧23333

目前还差炉子里的虎弟(随缘三发,但是阿官真的不考虑一下换届吗?)三池家的和大包平【茶丸你和我叨叨叨也没用啊都是阿官的错_(:зゝ∠)_】不管怎么说都能以平和的心态去接受他们的到来方式。因为真的是被7-3攻略的要求吓到了全程都是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去捞污龟的说,以至于感觉没有其他能让我如此牵肠挂肚的获取方式了……不过希望别是战扩这种看脸的方式啊2333333

目前给源氏特化中,哥哥丸66级,假装自己是去捞三日月好了_(:зゝ∠)_纯练级真的一点动力都没有……信濃和sada不动要留给战扩,污龟要去e3,7-1迷之碎蛋【真的很迷啊要么除去苦无一个蛋蛋都不掉要么半路碎的稀里哗啦】7-4要掐侦查还是算了吧。那天算了一下,小夜到50级要去1455次王点,拿誉可能少一点,嘛嘛,到时候三日月都一箩筐了吧2333333

浦岛虎彻搜索计划

论如何将虎弟从炉子里拽出来

1411日课三发

阿官你快点换届我只想日常揍检非捡虎弟啊!

昨天三发 队长忘了 骨喰骨喰兼厨
5/4 队长污龟    骨喰骨喰
       队长hsb      青江
       骨喰对我是真爱.jpg
5/5队长hsb       鲶尾兼厨
      队长二姐      青江
5/6队长虎哥      鲶尾
      队长二姐      青江
      队长污龟      青江(……)很好你们污到一块去了
5/7队长hsb       鲶尾骨喰
      队长虎哥      青江

4/29刀剑相关日记

今天还是挺顺利的,凌晨接回信濃一号机整个人都是昏迷过去的233333,下午无心出了二号机,差点以为是其他粟田口家的点过去了,嗯嗯,这样不管是极不极化都有了。顺便心疼一下信濃的极化……也不知道新立绘会怎么样,能保留腿就好了hshshsh

日常5-巳捡鹤丸,话说回来,当初来的最早的四花就是鹤丸,第一次掉沟里他就来了,真的是吓我一跳23333结果鹤丸和江雪差了15000+战真是……还是立了【只要江雪来我马上送小夜极化】的flag才出的,因为一开始不打算送小夜嘛,觉得极化就……挺心疼小夜,那么瘦身上还裹着绷带呢,不过貌似他哥挺想他出去见见世面的样子?

挖信濃挖信濃!

1安定
2前田
3今剑
4药研
5宗三
6兼厨
7乱
8小夜
9二姐
10小夜
11秋田
12安定
13宗三
14安定
15小叔叔
16退退
17kara
18兼厨
4发无
23药研
24咔咔咔
25安定
26咔咔咔
27爱染
28药研
13发无
32安定
33今剑
第37发出了信濃!

就……7-2毕业转7-3病院

目前资源76250  103870  96590  111391

战绩15511  手伝492  日常无缝手伝远征

婶婶120

不用手伝,无心大法好

队伍大概三极三打或者六极,六极沟就当练级了

极短等级也不高……38-42吧

希望能在开出检非之前捞出污龟23333

审神者,也不都是一样的(前篇)

    ooc有,私设审神者有
    小学生文笔
    以上
   =========================
    初春,枝头的樱花已经悄悄蕴了花骨朵,金红的鲤鱼从池底探头吐了几个泡泡,虫鸣声渐渐的响起,阳光穿破云朵的缝隙,照耀着庭院里一片欢欣的模样。
    审神者合遂一早起身梳洗打扮,说好了今日和长谷部一起去万屋可不能赖床。穿好衣服戴好首饰,合遂满意的看着以米色为基色逐渐加深的和服,上面疏落的绣着小朵的樱花,头上的簪子是同色的绢花,耳坠是天青色的水滴形状,衣服有点不合身,首饰也不是特别喜欢的样式。不过无所谓时间要紧,合遂心想,上次和大家闹了点不愉快,这次让长谷部陪着自己去万屋买点赔罪的小礼物就好了。一想到上次的事情合遂心里又升起一丝怨气,真是不知道那群家伙心里怎么想的,长谷部近来对自己也是越来越疏远,难不成还想着……
    叩叩的敲门声打断了合遂的思绪,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合遂高高兴兴的打开门,果不其然是长谷部,端着早点,一脸的恭谨。“hsb你来啦~你等我一下下就好~”看着长谷部的表情,合遂心里有点莫名的有点烦躁,但是并不想一大早就吵架,假装自己雀跃的去照镜子,一边转身一边连声问到:“hsb我这个样子好看吗?”“hsb你看我的簪子是不是歪了?”长谷部安静的跪坐在小桌旁,长久才回答一句:“审神者大人自然是好看的。”合遂内心悄悄的自得起来,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女孩子,样貌是端正中透着一丝美艳,更何况还精心描摹了妆容,和前主相比自然是胜上一筹。只是每次问大家和前主比起来自己怎么样的时候大家多是沉默,为此甚至还吵过架,合遂想改变这样的局面,万屋的东西再贵也没关系,不说审神者的津贴,家里也资助了不少,这一点又强过前主了……
      合遂就这样在镜子面前呆了好久,早点都凉了,但是长谷部依旧安静的垂眼等待着,直到合遂美够了,带着一脸得意跪坐到小桌旁。合遂叉起一小块煎蛋,在长谷部眼前晃了一晃,吸引到了长谷部的注意以后,撒娇般的问到:“呐,hsb,我是不是最好的?”长谷部抿了抿嘴,以沉默回应,合遂托着腮,从叉子的手柄反射里看到自己被扭曲的脸蛋,回头又笑眯眯的问到:“hsb,你说万屋里什么最贵啊?我想昂贵又好看的礼物大家都不忍心拒绝吧?”长谷部恭敬的回答道:“审神者大人的礼物自然是好的。”声音语气一点都没有起伏,仿佛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而非自己新的主人。
    合遂攥紧了叉子,这种换主的本丸不好打理自己是有心里准备的,这点困难还难不倒自己。心念一转,合遂丢下叉子拽出一个包裹,里面都是些零碎玩意儿,“这些东西都是没用的,你拿去扔了。”语气是随意的,但是眼睛却紧紧盯着近侍的脸。长谷部接过包裹却不动身,脸色依旧平静但是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内心,呼吸也慢慢的重了,整个和室里充满着令人烦躁的安静。
     看到长谷部不动身,合遂干脆探身抬起长谷部的下巴,专注的盯着长谷部的眼睛,轻快的问到:“不要这样啊hsb~只是丢点东西而已嘛哈哈哈,快点收拾好我们要出去了~”回头又去整理自己的耳坠,一边以审视的眼神盯着镜子里的近侍。
     安静
     持续的安静
     外面的虫鸣和鸟叫仿佛被摸不到的玻璃隔断了声音一样,和室里除了长谷部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什么都没有。
      镜子里合遂的表情越来越尴尬,慢慢的脸开始扭曲,充斥着厌烦和嘲讽的眼睛看到头上的簪子,恼怒的拔下来,合遂将簪子使劲甩向长谷部的方向,一道血痕突兀的浮现在近侍的左脸颊,却连一句“审神者大人息怒”都没有得到。
      合遂有些惊慌,扑上去检查长谷部的伤是否严重,一边娇俏又颤抖的连声道歉。长谷部侧身避过合遂的手,继续沉默不语。只是把包裹悄悄拽远合遂的方向。
       长谷部的沉默和动作仿佛一根导火线,彻底的点燃了合遂的怒火,合遂一把掀掉小桌,冷掉的米粥和煎蛋撒了一地,凝成一块一块的粥好像白醫的眼睛,鼓起来瞪着她,无声嘲笑着她的所做所为。合遂顾不得衣裳粘上了残羹,扭身拽住长谷部的衣领,逼迫他看着自己,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懑,合遂几乎是尖叫着摇晃自己的近侍:
       “我是哪里比不上那个前主!”
       “她的家世、成就、样貌有哪里比得过我!”  
       “她有哪点值得你们念念不忘!”
       “你们这幅鬼样子真是恶心死了!”
      
     

心疼我自己,昨天前半夜梦见检非违使说凌晨两点出门算破宵禁,跑来我家抓我,眼睛还是像游戏里检非刚刚出现的时候的那种血红,像dominator一样滑着走,我到处躲检非直到吓醒。后半夜也是梦着刀男但是吓忘了,今天中午午睡梦见说社团一起演舞台剧排练到黄昏,休息的时候不动不见了大家都去找,结果我莫名其妙上了一栋废弃的教学楼的六楼,怎么着都下不来,要么是因为楼梯在半空中只有半个手臂宽还没有扶手,要么就是用树干围起来长着蜘蛛网的简易围栏下面还是空的,想绕过去走错地方还只能从围墙上跳下来,兜兜转转好久还走进了一个全是书的班级,后来是一个学生告诉我楼梯在哪里(结果五楼差点又没找到),等到走到楼下的时候好像这栋楼又有人气了……鲜活的学生的讲话声音,去找到不动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嘤嘤嘤……

睡醒发现这两天都不是hsb近侍……想想今晚还是把hsb换一下,婶婶要吓死了(´థ౪థ)σ

六极短去7/1第一个点全员闪避2333333,我猜对面敌部队六脸懵逼233333

物吉呀物吉

物吉小天使真的是幸运值满点的哦

重伤情况下走了三个点

强撑着走到王点

临终5血还努力闪避对面的打击

真的是非常非常努力

非常非常幸运了呢

可是呀

再高的幸运值抵不过那个粪婶轻轻一点呢

【物吉贞宗 破碎】

啊啦 只好恭祝

从此物吉贞宗重获自由身

再也没有流血和牺牲

再也不要回到您的本丸了呢

粪婶酱~

【占tag致歉,实在看不过去粪婶所作所为,欺骗亲友隐瞒事实结果还有守和安慰留言补偿?恕我直言,最好关服了物吉也别去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