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配合刀剑,也是主的本分

啊……这个是锻主任立的flag……

三日一期大概?

或者丰臣组无差吧……

ooc属于我,丰臣组属于彼此

小学生文笔有  私设婶婶有

复健文

以上

♬‧*˚✧♬‧*˚✧♬‧*˚✧♬‧*˚✧♬♬‧*˚✧♬‧*˚✧♬‧*˚✧♬‧*˚✧♬

      “抠脚阿官!申请了好几天要补雨棚和屋顶!人呢!看看这梅雨下多久了我容易吗一大家子这么多衣服就算了连其他东西都开始起霉……”和穗愤愤的打包好受潮的物品,嘟嘟囔囔的和长谷部抱怨,顺手把起霉点的挂画丢给远处的歌仙,不想准头不好,好像砸到外面的什么人。
      只听到哎哟一声以后再没有回音,和穗一边抱怨“等那只狐狸过来我绝对要揍它一顿”一边拉开纸门。
      眼前瘫了一只晕头转向的黄色毛绒绒……

     一阵鸡飞狗跳以后,狐之助总算能和审神者说明来意了
     【期间限定锻刀展开!巴形薙刀锻造炉实装!万屋资源折扣入手!快来锻造只属于审神者的刀剑吧!】
      “就这些??”和穗捏着宣传单,微笑(物理)的看着狐之助,被死盯着的对方忍不住耳朵抖了一抖,放下揉包包的爪子:“嘛……毕竟梅雨季影响范围很大,时之政府那边也是需要筹划的啦balabala”和穗无奈,转身包了一小袋油豆腐:“狐之助也帮我多催催吧,衣服什么的都算了,再不修好屋顶,歌仙怕不是要拿风雅砸死我哦……”狐之助接过布袋,仔细的绑在脖子上:“和穗大人如果能锻造出新刀,或许官家也会多关注一下您这边的情况哦,请替我谢谢小狐丸大人的手艺~”说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出去,好像生怕和穗剃了它尾巴毛一样。

     
       “又是来骗资源吗……?为了本丸的屋顶也不得不努力了……”

      

         收拾完零零碎碎的物品,长谷部把大家都召唤到一起,大致说明了限锻的事情,有几位跃跃欲试的已经先去了刀匠部屋,“一期一振殿请留步,”长谷部叫住了被短刀们簇拥着的兄长,“主想让你去帮江雪殿和数珠丸殿整理出想要重版的佛经,锻刀的事情就不用您操心了。”
        短刀们一脸不解,不过看一期十分平静的样子也就不作他言,就这样,一期一振被单独留下来了。
        远处刀匠那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一期一振无奈的笑笑,一边想着等三日月回来要好好问一问一边往太刀部屋走。不想在走廊上遇到刚刚远征回来的三日月宗近。
        正打算直接去刀匠那里的三日月冷不丁被一期拦住,却不是惊讶的样子。
         “你呀……”一期难得的没用尊称称呼自家夫人,并且一反平日优雅的样子,拉着三日月的手又去揉乱那深蓝的发丝:“对我是有不信任吗……”

        另外一边,粟田口的孩子们围绕着和穗,等着刀匠把炉子生起来。大部分不提一期的事情,有几个来得晚的有点纠结的样子却也不做声。
        旁边等待的大包平忍不住悄悄的问莺丸:“一期一振阁下不喜欢锻刀吗?”
        莺丸轻笑一声,放下手里的热茶,氤氲的水汽袅袅上升,浅碧色的茶汤里立起了一个茶梗。
        “毕竟那是半年前就有的规矩了吧?虽然大家都不明说就是了……”

       一月底的时候
        新年初始,自然各种忙乱是少不了的,又逢审神者自家快过本家的新年,更是忙上加忙。那时候的近侍是一期,每天早上很早就要去和穗房间拿到一天的安排,直到晚上才能再次看见和穗,即使中午回来和大家吃饭,也是放下碗筷就走的节奏。连最爱闹和穗的鹤丸都老实了好几天,就是怕和穗生气他添乱。
      有一天下午,一期难得的看到和穗在房间里整理东西。只见和穗连外套都没脱下,急吼吼的抱着包裹塞给一期:“我从家里带了一些零嘴一期你帮我分给他们顺便不要让短刀吃太多甜的还有一些要蒸一下才能吃……”回头又塞了几张御扎:“说是要锻新刀宣传单在莺丸那里资源在刀匠那里流程你都知道有想去玩的就带上吧我先走了……”话音随着和穗奔向本丸门口的身影飘散在风里,只留一期无奈的笑:“不是去玩啊我的主君……”
       分好零食带着想去看锻刀的几位的一期,半路上遇见要去出阵的三日月。三日月原本笑眯眯的准备和御前樣打招呼,一看到一期手里的御扎就稍稍收敛了笑容:“一期哟……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近侍大人啊……”一期有所不解,但是还是好好的和三日月道别。临走前三日月一反悠哉的样子,趁着道别的间隙轻轻的拥抱了一下一期,留下一头雾水的走向刀匠部屋的一期。
      当一期打开大门的时候,大概理解了三日月的意思。
      小小的刀匠正在生火,炉子里橙红的颜色开始慢慢扩散,跳跃的火苗映在一期的眼里映的生疼。
      一期心神一震,肩胛处和腰腹处不存在的伤口仿佛隐隐作痛一样,让一期不自觉的去抚摸,随即自嘲的笑了一声,经过再刃的刀,明明不会存在的伤口,竟然会让自己心生软弱吗?
      虽然一期明白,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疼痛让自己害怕。
      尽量离火炉坐远一点,一期开始和刀匠一起分配比例,思绪总是游离在部屋之外,想的东西也乱糟糟的,一会儿想起骨喰和鲶尾是不是又去玩雪,一会儿想和穗这么忙晚上可能不会回来,又想着晚上想和三日月饮酒,差点分错比例,被刀匠用眼神示意了不满。
      抱有歉意的一期马上停止胡思乱想,凝了凝神,一期按照和穗给的公式开始慢慢锻造,看着各种资源在刀匠手中融化,一期的思绪又在叮叮当当的打磨声中慢慢漂远了。

       锻造很快完成,新来的刀剑被热心的蜻蜓切带去参观,一期抹了抹汗,向刀匠致谢以后走出了部屋。内心仍然有所不宁,一期决定去后山走走,这幅样子被三日月殿看到了一定会不安的。
       本想不引人注意的散散心,没想到在小径遇见了还穿着狩衣的三日月,那样子明显是特意在等一期。
       “一期哟,老人家想去走走,愿意陪着我吗?”映着新月的眼睛温柔的注视着一期,一期原本焦躁的心情顿时有所平静,虽然被称作“究极的自我主义”,平日里好像不怎么上心,但是某些时候三日月意外的……让人怜爱呢
       深冬的山景没有特别的美,大部分已经被一层薄雪覆盖,斑驳的显露出一些枯黄或者深绿,间或有落光叶子的秃枝,远处倒是有不少雪松,在傍晚的时候显现出一线深蓝色。一期和三日月并排走着,光秃秃的山路并不能成为两人的谈资,沉默在小径上显得特别明显,并不是很有趣的散步。虽然如此,空气的冷冽却让人感到十分清爽,一期深呼吸了几下,头脑中轰轰作响的血管也慢慢停止了冲动,变得有序而平缓起来。
      “平静下来了吗?”身边传来三日月的声音,但是又是十分肯定的口吻。一期抱歉的回头,才发现自己一直握着三日月的手,手甲上都凝了一层薄汗。一期赶紧松开:“啊……抱歉,让三日月殿陪我这么久……”顿了顿,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今天的事情还请对弟弟们保密……”三日月轻轻的笑了:“难道看到一期不一样的样子,对我来说就像是宝物一样啊哈哈哈。”“宝物什么的……真是……”一期想要反驳,却不及防的被一个带着甜味的吻堵住了,只好放弃反驳,专心的回吻,三日月很少在外面有特别亲密的举动,这个时候的三日月对一期而言同样是值得回味的宝物,至于反驳什么的……见鬼去吧

      牵手回到本丸(三日月要求的,说什么“晚上老人家看不清吧大概”)恰好赶上晚食,今日由于新刀来临又是新年期间,晚食比平日丰富些,大家笑着闹着很快就到了就寝的时间。检查好弟弟们晚寝,一期一振打算去和穗那里报告一下资源消耗,却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和穗。

       和穗起身,在一期打招呼之前抱住了他。“今天大家都很热情啊……”一期这样想着却不知如何回应,低头一看和穗,自己的主眼睛里满满的歉意。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还是安抚的拍了拍和穗的头,一期将资源消耗用表放在桌子上,和穗松开怀抱,又抢在一期前头,语无伦次说到:“今天锻刀!那个、我……谢谢……”一期轻笑:“没事没事,配合主人是刀剑的本分啊。”和穗一听又抱紧了一期,沉默了半晌,说道:“配合刀剑……也是主的本分……”
       “虽然希望大家很快能聚在一起……”
       “但是我希望大家能高高兴兴的在一块儿……”
       “就是……这个、那个以后不会让一期伤心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