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下雨了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

ooc

三日一期三日无差

♬‧*˚✧♬‧*♬‧*˚✧♬‧*˚✧♬‧*˚✧♬‧*˚✧♬˚✧♬分界线‧*˚✧♬‧*˚✧♬♬‧*˚✧♬‧*˚✧♬‧*˚✧♬‧*˚✧♬



  “叮”的一声响,远征部队回来了。

  队长一期一振领着自己弟弟,抱着资源,推开本丸大门。

  没有看见和穗,大家便熟门熟路的去找刀匠,登记完玉钢和冷却材数目以后,弟弟们有的迫不及待的收拾衣服去浴场,有的则打算去厨房里找点零食,夏季天气闷热,清爽的触感和冰凉的零食是弟弟们的标配。

  一期慢慢的沿着走廊往回走,一边想着三日月去了哪里,出发前三日月笑眯眯的说自己可能会去万屋,一期问他去干嘛,三日月又不肯再多说了。

  可能本丸呆久了觉得有点无聊了吧,毕竟现在也没什么机会出阵。

  远处隐隐的有雷声,一期抬头,果然青白的天混着一点乌云,空气中有一种潮湿的草木气息。

  走廊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一群人呼啦啦的跑过,首先是碎碎念着“挂画挂画”的歌仙和“经书经书”小夜江雪 ,然后是咋咋呼呼去收衣服的和泉守和他的助手堀川还有冲田组的两位,最后是手忙脚乱要拆掉恶作剧道具的鹤丸和拉来顶包的山姥切(鹤丸跑过一期身边的时候还问要不要一起去……)

  一期尽量的靠边站,等到一群人过完,准备拐弯去三日月房间的时候,猝不及防看到了和穗和长谷部。

  此时已经是漫天细雨,和穗全身被斗篷裹着,不仅如此,身边的长谷部撑着伞,将自家主人牢牢保护着不受雨水润湿。

  几天前的大阪城活动结束以后,和穗大病了一场,又不小心摔下楼梯,把长谷部吓得够呛,恨不能日夜守护,今天好不容易出去走走,又开始下雨。

  一期往拐角走廊缩缩,毕竟当灯泡的感觉并不好,但是又莫名的想看看他们,于是选了一个刁钻的角度,既不被发现又能清楚的观察到和穗和长谷部。

  只听得和穗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啊啦……我又不是糖做的……哪里经不得雨水……”话里话外却都是欣喜,长谷部摇摇头又说了些什么。走到廊前,长谷部把伞交给和穗,取下斗篷搭在右手,左手直接把和穗抱起放到廊板上,然后自己才从旁边的小台阶走上来。两人坐在廊下絮絮的说着话,斗篷盖在两个人的腿上。

  突然间,一期不想去三日月房间里等他了。

  从和穗那里借了伞,告了假,一期一振推开本丸大门,疾步朝着万屋的方向走去。

  走过传送阵,在步行小半小时就可以看到万屋,自家本丸建立的晚,靠近集市的传送阵已经挂了别人的名字,不过三日月大人说无所谓,就当平时散散步,既然三日月大人这么说了,大家也就同意了这个传送位置。

  夏天的雨不像秋冬那般冰凉,一期伸手,绵绵的雨丝慢慢打湿了指尖,也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焦躁,总归是个显形很多年的付丧神了,不至于不能自己出个门(虽然一期仍然对此抱有怀疑)

  心情一不着急了脚步也缓了下来,一期开始四处打量,以往跟着弟弟们出来,总是顾着看好那几个爱活蹦乱跳的爱赛跑的爱鼓捣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的,几乎没什么机会注意周围,今天出来找三日月大人,倒是能趁机好好看看景色。

  细雨蒙蒙,润泽得空气里都是清冷的气味,远处灰白的云层仍然厚实,稀薄的云气环绕在山顶,慢慢的流淌下来,映照的山林间是模糊的灰蓝色。除去脚步声连鸟鸣都不闻的天地间,沉静的仿佛只剩下一期一振。

  一期迈开脚步,略显艰难的朝着前方走去。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换内番服,胸前的穗子随着脚步声发出有规律的噗噜噗噜的轻响,记得三日月大人总是喜欢玩这个小穗子,手指扒拉乱了再梳理好,梳理好了再扒拉乱,自己头上那个一模一样的却收的严严实实。还记得有一次三日月和鹤丸一起恶作剧在穗子里藏了个小铃铛,惹得自己到处找,后来还是鹤忍不住了告诉自己的……

  一想到某个“为老不尊”的付丧神,一期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内心想着“不管怎么说以后也要严肃的告诉三日月大人不要和小孩子一样胡闹”,手却不自觉的整理好乱了的穗子。

  路面上开始积水,一期慢慢的踩过薄水面的人行道,这里的万屋不止招待他们本丸,还有许多其他审神者的本丸,或许是下雨的缘故,即使是走了一些时候,也没有看到别家的付丧神。

  也只有自己家的这位才会挑这种时候出来啊……

  一期对于三日月的性格颇有了解,三日月来的比一期早,这一点让一期很是惊讶。当问及为何愿意如此早的显现在和穗本丸的时候,三日月笑眯眯的说,神识里感觉到有个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到处走,觉得有趣就向她伸手了。
   
  一期觉得理由不会这么简单,毕竟无数审神者日夜不休前往阿津贺志山,为的就是得到三日月宗近的青睐,但是看三日月大人的模样又不像是玩笑,一期识趣的选择不讨论,说多了又要被三日月笑话“御前樣是怨我没有一起过来吗哈哈哈”

  实在是有点羞耻,虽然一期确实这么想过,毕竟带着自家弟弟把三日月接回来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比如说“三日月大人我来接您了”,或者“三日月大人您愿意一起和我回去吗?”没想到却是三日月把自己接回去的…………

  啊啊不想了不想了。

  其实,三日月大人早点显形也好,审神者虽然不是会去勾心斗角的职位,但是有时候也会遇到或娇纵或桀骜的审神者,若是本丸没有一位地位超然的付丧神在,有些事情会变得难以收拾。

  哎呀只是要是自己早点来就好了,毕竟弟弟们也很想自己……

  自己也是想三日月大人的……大约比三日月大人想自己多一点点……

  嗯……要不还是一样多好了。

  察觉到自己突然变得像退退和秋田一样的孩子气,忍不住心中哀叹了一下,都说老小孩老小孩的,果然是和三日月大人呆久了的缘故所以自己也变得像小孩子了?

  一期按按眉毛,果然还是抓紧时间去找三日月好了,反正在与不在心里都是想着他。

  脚步开始急促,好像突然间有人在一期耳边催促着追赶者要他马上把三日月宗近带回来。雨势变大,哗哗的雨水使得前方的景色仿佛被一层水晶的帘子掩着。

  一期伸手掀开一层又一层的水帘。

  为什么还没有到呢?

  为什么还没有看见三日月大人呢?

  三日月大人在哪里呢?

  仿佛是跋山涉水,又仿佛是白驹过隙,周遭的景色一期已经不在意了。山林也好溪流也好,晚归的燕雀也好惊慌的小兽也好,都不能在脑海中占据一席之地了,因为脑海里满满的,满满的……

  都是那位名为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的身姿啊……

  一期猛的刹住脚步,万屋的木质屋檐开始滴滴答答的坠落雨线,雨线之后,某位穿着深蓝狩衣的付丧神端着袖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头上的小穗端端正正。

  一期心中蓦地一软,端正了一下身影,走到屋檐下,稍稍抬起伞沿,朝着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没有带手套的手温暖而略带潮湿。

  他说:“三日月大人,我来接您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