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论《审神者一周年述职报告》是如何写成的 1

    私设婶婶名有
    ooc有
    应该是乙女向
    可能是个坑预警

☆*☆*☆*☆*☆分界线*☆*☆*☆*☆

   

    冬天天黑的早,才不过六七点,外面天色已经黑如墨漆。和穗裹着被子,一边捺鼻子一边写字,奈何病了一天,脑子如同浆糊,小半天下来也就那几句套话。
 

    其实也不怪和穗,前一天同本丸的大家一起大扫除,加上准备周年庆和安排新年休假,忙的一身汗也不自知,第二天一早就病了,得亏药研和长谷部按着她喝了药,不然得烧起来。
 
    “大将,我进来了哟。”药研一手端着药,一手推开门,只见和穗烦恼的不停扒拉头发,述职报告的字迹一塌糊涂。
 
    药研心里叹了口气,坐到和穗对面,把药推给她:“和穗你先喝药,报告我来写。”和穗捧着黑黢黢的药汤小小的喝了一口,拧着脸说“好苦”,又拿起笔,无奈的说:“可是药研写的会被发现是代笔吧?还是我来……”
  
    话没说完,长谷部带着一沓报告书进来:“主,报告书写了四份您看哪一份合适?”
  
     药研&和穗:Σ( ° △ °|||)︴
 
    和穗拿过四份报告书,不得不说长谷部实在是太贴心了,不仅去考证了每一位刀男来本丸时候的具体情形,还附上了每一次活动的出阵记录,四份报告还不重样。和穗内心默默的吐槽了自己平日的懒散,若是自己有如此勤快,怕不是早就左拥一个长谷部右抱一个极化长谷部,七八个粟田口陪着睡哟……

     打住打住,和穗收回放马的思绪,摸摸长谷部的头发(长谷部开始飘花):“谢谢,不过是一周年报告,想着自己写有一点诚意,毕竟以后要留着经常翻看的说~”
 
    长谷部和药研对视一眼,后者坚决拿过笔:“大将先喝药,然后你叙述,我记录。”长谷部补充道:“记不清的地方我来帮您核对,这样也不算渎职。”
   
    和穗只得听话,刚拿起药准备一口就义,前田牵着大典太进来了。栗色头发的小短刀拿着刀匠的锻刀记录,对和穗说:“长谷部阁下记录了化为人形的刀剑,这里是未化形送还时政的记录。”说着又转身牵牵大典太的袖口:“大典太先生听说穗生病了,想过来呆着……”后者默默的靠近,轻轻的拍拍和穗的头,半晌——
 
    “……生病的话……会好起来的。”大典太眼光凌厉,抬头看了和穗一眼,又垂了下去,低沉的声音听起来莫名的安心。
 
    和穗忍笑,大典太先生有能驱病除灾的传说,然而或许是刀身常年呆在仓库的缘故,人尤其容易害羞,看起来难免有些阴郁,还好前田常常陪伴左右,倒是让大典太很快和大家认识了。
 
    “好吧,那就辛苦各位了。”和穗几口吞下药汤,又迅速含了一粒梅子,觉得心里怪甜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