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深夜脑洞

“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和穗静静的看着对面的一期一振。

“这是入职第一天写得改造宿舍安排。”和穗翻出一张纸。

“67振刀剑受伤状况和营养餐的做法。”几张密密麻麻的表格。

“前任审神者的背景,为了某天能起诉用的。”一小沓打印纸。

“远征安排。”又是几张花花绿绿的表。

随着和穗的翻动,一张又一张的,桌子已经被各种纸张铺满,有的新一些,有的磨的边缘起了毛边。

“而你,只听几句挑拨就开始怀疑我。”和穗盯着一期的眼睛,蜜金色的眼睛里开始浮现出后悔的样子。

“我不爱张扬,也懒得辩白,你就看不见。”

和穗打开电脑,点了几下屏幕,打印机里开始吱吱喳喳的打印表格。

“你和你想带走的弟弟们去商量一下,回来签个名就好,三日月你也可以带走。我会让狐之助洗掉你们的印记,再帮你们安排个新主君。”

表格打印一式两份,和穗面色平静,仿佛只是说去一趟万屋。

“主……”一期真的有些慌了,敌刀砍上去的时候自己那份迟疑被她看在眼里,等她伤一好,第一件事便是不要他了。

“别,我当不起这一句。”和穗摸摸腰腹上的绷带,药泥油腻腻的透了过来。“我不要对我心怀疑虑的刀,你也不信任我,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就好。”

一期无法,攥着纸,步履沉重的走出和室。

和穗觉得累极,慢慢的躺倒在榻榻米上望着窗外。和室里十分安静,中午阳光刺眼,不多时眼角就渗出泪珠,砸在地上,甚至听到嘣的一声响。

没关系的,和穗听见自己说。

没关系的,以后去阿津贺志山再找一个一期就好了,就是可惜了那些极化道具,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补偿,这玩意儿挺难得的啊,没有全部返还那信纸总是能留下的吧,毕竟它最稀有了。

和穗被自己的脑洞笑倒,侧身埋头在抱枕里,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