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深夜脑洞2

    整个下午,粟田口一家都没有找到一期一振。
 
    鸣狐想去找找,被刚刚从屋顶下来小狐丸拦下。

    原本在屋顶晒太阳,结果却听到惊人的消息的小狐丸,向粟田口一家传达了“和穗不要一期一振和他的弟弟们”这个消息。

    震惊,失望,委屈。

    各种情绪纷杂,短刀们相互对视,谁也说不出话来。

    也不是没有设想过这种可能,接手暗堕本丸的审神者们在难以改造暗堕刀剑的时候往往会选择秘密强制刀解后再锻造。

    奇怪的是和穗打算签解约书,这不仅意味着他们本丸的一期有可能被其他审神者认领,和穗自己的履历上也会有记录,而且以后还必须为这振一期引起的所有纠纷负责。

    “总之,先找到一期问清楚原因,前田你和信浓他们一起去找和穗,务必不要让她签解约书。”鸣狐表情严肃,本丸处于刚刚恢复的边缘,解约导致一期暗堕的可能性很大,甚至可能会更严重。

   
   

    傍晚临近,一期独自行走在后山崎岖的小道上。

    几近夏天,吹来的风不再冰凉刺人,软软的带着花草熏香的气息,稍微的闷热给人一种淡淡的厌恶感。

    一期一身端正的出阵服,步行许久,一身闷出汗,衬衣腻腻的糊在背上。

    烦躁的不行。

    一方面想说服自己对和穗的怀疑和不信任是正当的,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和穗看透了自己的懦弱和错误。

    在怀疑和相信之间徘徊不定,回过头来的时候,和穗已经用一身鲜血告诉他,『我不要你了』

     既不能在前任审神者任职的时候保护好弟弟们,又不能在新任审神者接手的时候保护好双方的努力。

    可能被放弃是最合适的选择。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