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本丸日常 片段

  和穗看着洗衣房里的风景,十分苦恼。

  前任审神者大概根本没意识到刀剑男士也是需要过上“人”的生活的吧,和穗一边打量一边吐槽。

  说是洗衣房,其实也就是个三面石墙一面对着河流的空房子,摆着几个大木盆,里面浸泡着各色的衣服,裤腿绞着袖口,袜子混着领带,旁边丢着一袋剩了一半的洗衣粉。

  和穗蹲下摸了一把洗衣粉,不知道放了多久,有的早就结了块,捻都捻不开。

  这时候,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进来了。

  看到和穗,两人也不打招呼,默默的把木盆拉到河边,大俱利拽起衣服,用木棒打两下便交给烛台切,烛台切用力的拧干就往晒衣绳上挂。

  “等等!”实在看不过眼的和穗喝止了他们,走过去把衣服拽了下来重新丢回盆里:“这样哪能洗干净,光忠过来搭把手咱们把盆拖回去。”

  烛台切光忠一言不发,帮着和穗抬走了一大盆子。大俱利面色不快,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继续捶打衣服。

“大、 俱 、利、 伽 、罗、你 、也、 过、来。”和穗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被喊的那位的一声不吭想要继续,却拗不过言灵的强制力,黑着脸端着盆子走到洗衣房。

  只见和穗挽起裤脚,蹲在木盆边上,和烛台切一起将衣服分类。

“深色衣服一起洗,浅色的一起洗。袜子单独放一个小盆。”和穗费力的拆开绞着的袖口裤口,烛台切则按照吩咐归类,“外套和其他衣服分开,挂件都先……”一边说着,和穗从一堆水泡衣服里捻起一个四边形的布料。

  “……”

  大俱利一个箭步,从和穗手中夺过了布料,也不看她,生硬的说:“可以了,你出去吧。”

  和穗叹了口气,轻轻的走到大俱利面前,抬手——

  就是一个脑瓜崩。

  “你……!”

  “你是笨蛋吗???”和穗又好气又好笑,还顾得上害羞呢?说真的,虽然刀剑男士一个个看起来成熟稳重,但是在和穗眼里,只把他们当小孩子看,毕竟化成人形的时间才三年,三岁的小朋友不吃手手就很好了嘛。

  旁边的烛台切担心大俱利生气,连忙上前:“审神者大人,交给我们就好了,我们……”

  “这样交给你们显然不行,”和穗打断烛台切,手里继续分拣衣物:“我来和你们一起做。”这群家伙,虽然作为刀观察人类多年,但是真正自己上手估计有些困难,加上前任也不管不问,最多也就是给了袋洗衣粉,怕是洗衣粉也没用过几次。

  两位刀剑男士默不作声,有样学样帮着和穗分拣。

  分完以后,和穗把洗衣粉拿过来,“这个……没有用的。”大俱利小声说道:“放到水里也没什么变化,反倒是要晾晒了的时候会有很多泡沫。”旁边的烛台切点头表示赞同:“并且晒完以后衣服有的地方会一块白。”

  果然没教啊……和穗心里再次吐槽了前任审神者。“是这样的,比如这个袖口。”和穗拽起一件米色上衣(看起来是粟田口的),往上面倒了一点洗衣粉:“倒一点再搓一下,起泡沫了就对了,然后用水冲洗掉。”淌了几遍水,上面的脏印子便消失不见。蹲着的两人用手摸了摸,果然没有之前滑腻的触感。

  烛台切露出欢喜的样子,大俱利也不再沉着脸,两人都有点跃跃欲试。看得和穗倒是有的心酸。

  这群家伙,之前也不知道怎么过的……

  刚来到本丸的时候,和穗一直好奇,为什么整个本丸弥漫着水腥气,改造了厨房,重置了换气系统,找来找去最后才发现是刀剑男士身上的衣服有气味。

  直到和穗站在洗衣房,才真正意识到,原来没有一个好审神者的本丸,刀剑男士们会过得十分辛苦。

  “嘛,以后会好起来的吧。”和穗这样想着,悄悄的退出去,外面阳光灿烂,今天是个洗衣服的好日子啊……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