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关于审神者的亲属认定问题的讨论结果》

ooc有

私设审神者名有

微量丰臣组

冠姓是根据刀名或者刀派,不是刀工

基本瞎胡扯注意

以上

☆*☆*☆*☆*☆密封线内不可答题*☆*☆*☆*☆

“所以……这就是你们讨论出来的结果?”和穗捏着一张——好吧,已经不能称为一张纸——一片皱巴巴的个人信息表,哭笑不得的问到。

  信息表上其余部分还算完好,唯有审神者姓名一栏,【和穗】前面被划上了诸如【粟】、【长】、【日】(?)、【贞】等令人辨认艰难的字样。

  和穗扶额,她真的只是想找个刃去现世假装一下亲属啊_(:з)∠)_……

  和室里挤挤挨挨塞下了十七八位刀剑男士,见到和穗如此,纷纷七嘴八舌的解释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前段时间和穗要去现世出席一些场合,无亲无故的审神者选择带日本号,理由是“看起来和现世人的打扮差不多,而且不是好惹的模样,对外称是叔辈就好啦~”

  “就好啦~好啦~啦~”长谷部脑子里回想着和穗轻快的尾调,决定这一周的手合都要指定日本号。

  回来以后,日本号顶着众刃的无声谴责去了手合场。大概是打痛快了,晚上在居酒屋和一众酒鬼喝酒的时候,得意洋洋的说起和穗是如何把自己介绍给别人,如何应对有度,兴之所至还拉起不动行光扮演了一番,直到被大般若提醒到熄灯时间了才恋恋不舍的放下酒坛,自此酣睡不提。

  日本号是睡踏实了,可是第二天起来整个本丸都知道和穗管日本号叫叔,还把日本号介绍给别人。加上狐之助送来每年例行的个人信息登记表,众刃就开始和平讨论(物理)和穗前面的姓到底写什么。

  在大广间,鹤丸兴致勃勃的拉起【第一届审神者姓氏争夺大会】的横幅(“难不成还有第二届吗!!!”——长谷部愤怒的吐槽),还置了块写字板。长谷部“身先士卒”率先写上自己的名字,龟甲贞宗带着自家兄弟,sada酱拉上烛台切光忠,连带着大俱利和南泉也来了,一期一振更是早早的领着粟田口家的短刀和鸣狐,加上小狐丸和三日月,连带着看好自家兄弟的今剑和岩融,看起来真是气势如虹。其余的闲刃闲着也是闲着,纷纷带好零食茶点坐在一旁,整个大广间一时好不热闹。

  待众刃安静下来,一期一振抢先发言。
 
“正如各位经常见到,主君常称呼我为‘一期尼’,称呼鸣狐阁下和药研分别为‘小叔叔’和‘药研尼’,非常明显,主君的姓应当冠以‘粟田口’。”说罢,一期一振含着一缕微笑,按按披风,正襟而坐。身后的短刀们纷纷表示支持。

“一期一振殿下,虽然您家眷众多。”长谷部马上不甘落后,“但是主的近侍一直是我,未免主不习惯,还是冠以‘长谷部’更加妥当。”着重提起近侍一职,长谷部不禁自得的挺起胸膛。

“近侍什么的……换了就好了嘛。”龟甲贞宗双手紧握于膝盖上,“比如我愿意被放置一旁,只为守候主君,况且主君当初为了寻找我费劲心力,理应由我献上‘贞宗’为姓予以回报。”龟甲贞宗拉上sada酱和物吉,顿时白闪闪的衣裳闪花了众刃眼睛。

  烛台切若有所思,sada酱瞬间扑上去:“咪酱!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请务必让主加上贞宗家的姓!”看着和南泉玩骰子玩的不亦乐乎的kara酱(“没打算和你们搞好关系……我、我才不是喜欢猫!”),烛台切意识到自己大概没什么竞争力,只好坐在sada酱身后以表支持。

  形势焦灼,提出建议的各位都有十分有力的理由,鹤丸推推眼镜,默默在写字板上写上几位的名字和阵营。

  竹门推开,石切丸缓缓而入。“各位请务必注意,主可称呼我为‘papa’,自然应当冠‘石切’。”姗姗来迟的某大太刀甫一坐下就发表重量性宣言,顿时激起一波浪,众刃纷纷思考平日里和穗是怎样称呼他们,好找出一点可信的理由。

  略去思考的众刃不提,莺丸和宗三纯粹属于看热闹的,两人一个捧着纸笔,一个小口的吃着枝豆饼。旁观的狮子王好奇的问两人为何不去争取,莺丸表示自己对观察大包平更有兴趣,宗三则是天气太热懒得去现世,更无所谓挂谁的姓。见两人置身事外,狮子王固然想凑热闹也只好安分坐着。

  一回头,狮子王发现清光和安定并排坐着,也不打算抢个冠名权的样子,按捺不住,问到:“加州、大和守,你们不去写上名字吗?”清光对光比了比两种指甲油的色差,说:“谁的姓也无所谓,毕竟我是第一个在主身边的刀剑男士,这个位置谁也抢不走~”安定表示冲田组是主的初心,完全不担心自己在主心里的地位:“说白了不就是抢一个‘主心里最可靠的位置’吗?”

  少年清棱棱的声线在吵闹的大广间里十分明显,众刃听闻心里一紧,看着写字板上的眼神更加热切。

  小乌丸看够了戏表示要出去透气,被鹤丸一把拉住:“小乌丸殿下不感兴趣?”小乌丸拍掉不安分的爪子,声音温和:“吾乃众刀之父,自然各位都是我的孩子,主也是一样,既然这一点不会改变,自然谁的姓也就无妨了。”说罢喊上数珠丸和山伏国广,打算去修行,数珠丸见状,默默的站在笑面青江旁,大胁差受不了压力也只好告辞离开。

  这下青江和堀川派都没几个人了,堀川国广干脆拉上自家大孩子和清光他们一起吃零食围观,蜂须贺一门心思擦拭黄金盔甲,长增弥负责拧干棉布,俨然另一派气象。

  长谷部环视一周,看热闹的走的走玩的玩,原本打算参与的刀剑男士也苦于没有硬气的理由而放弃,现在竞争的对象无外乎就是贞宗一家和粟田口一家。想到一期一振身后的势力长谷部简直头疼,粟田口的加上三日月和小狐丸,为什么连今剑都来凑热闹了?还有石切丸,平日里笑意盈盈的,看不出来居然有这样的念头……

  鹤丸拍拍咬着手套、身后怨念几乎要实体化的近侍大人:“既然如此,干脆——”刷的一下掏出表格:“手合场比一比如何?”恰巧这时候小豆长光和谦信景光刚结束煙当番,两人就被鹤丸逮去当裁判,烛台切看着到手的提名权又飞了,心里默默的给鹤丸记上一笔。

  手合场四面敞亮,几位代表长身而立,一期一振、长谷部、龟甲贞宗、石切丸、还有酒醒了的日本号,几位打的难解难分,刀光剑影。最后实在是难分上下,长谷部发挥机动,率先在纸上下笔,刚写了一个长字就被极化短刀一把抢过。可惜短刀个子矮了一点,被日本号从后边一把捞起表格,谁料物吉在旁边,日本号一个激动把写了一半的纸扬起来,好巧不巧落在龟甲手上。可把龟甲激动坏了……

  就这样这张可怜的纸被扯来扯去,你画一笔我画一笔谁也写不下名字。最后小豆表示要去帮歌仙磨枝豆便起身离开,带起的风把表格带出大广间,飘飘摇摇,最后众刃眼睁睁看着表格飘在池塘上方,被跃起的锦鲤一口叼住……

  “所以,这、这张表就成这样了……”退退怯怯的说,一想到和穗可能会生一期尼的气,退退更加担心,内心祈祷着希望大老虎能够变身小老虎给和穗卖萌就好。(“呜呜呜早知道就劝鹤丸殿下不要出这个鬼主意就好了(⋟﹏⋞)”)

  谁知和穗貌似没有生气,只是惨白着脸,颤巍巍的扶墙出去,退退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默默的跟着一期尼,并发誓以后再也不馋和鹤丸殿下的主意了。

 

  后来……

  听说这一个月的近侍都是江雪。

  再后来。

  参与手合的刃总算结束了长达一个月的奥州合战,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