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本丸日记 5月20日

早上6点30分

刚起,石切丸就领着青江过来,说被邀请去某个神社祈福,大概中午回来。和穗看着同样一脸瞌睡的青江,默默给石切丸递过去两罐咖啡。

7点30分

和近侍长谷部一起吃早餐,今日本丸全员休假,和穗难得的能在一楼吃饭(平时和大家一起去餐厅),物吉和后藤说想去现世的游乐场,后面分别跟了龟甲、太鼓钟、秋田、信浓、前田、大典太(?)

“还好一期不知道……”

8点整

穿着浅蓝色小裙子的乱笑咪咪的牵着浦岛的手进来,后者脸上一抹绯红,结结巴巴的说想和乱酱去现世的商业街,和穗便把遮阳伞借给他们。谁知乱一把搂住浦岛,开心的说自己和浦岛共一把伞就够了,浦岛脸红红的和和穗告别,说会给和穗和虎彻家两哥哥带东西。

我觉得你还是给一期和鸣狐带点东西比较好。和穗在心里默默的吐槽道。

9点10分

清光和安定刚刚起床,说要跟和泉守、堀川还有蜂须贺和长增弥一起去野炊,晚上再回来,清光临走前央着和穗给他抹某小金瓶的防晒霜,被安定毫不留情的嘲笑,于是出发前两人先去手合场打了一架。

防晒霜白擦了。

11点30分

意外的发现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刚刚回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四点半左右三日月就醒了,非要把一期喊起来去看日出。自然咯,等他们散步到山上太阳早已经挂起,两人就当做散步,又去山腰处某个亭台坐坐,顺带求了相思结送给和穗。

“为什么你们的是红色的?”
“哦,因为一期阁下早已与在下互表心意,所以求的是红色的情人结,和穗因为……”
“好了好了可以了我要被晒瞎了……”

12点40

今天懒了一上午到也不饿,和穗一边吸着酸奶一边玩音游,长谷部倒是端着自己的午饭坐在对面,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有风扇吱吱呀呀的转动。石切丸和青江刚回来不久,祈福仪式繁琐,石切丸有点疲惫,倒是青江看起来挺高兴的。

13点

昨天醉酒的某几位终于起来了,并约好晚上继续。

“你们早晚会被部部教训的……”
“别这样,说不定长谷部君也会加入我们哟~”

14点

晒的蔫蔫的乱和浦岛回来了,乱手里提着纸袋,看起来是浦岛送的礼物。果不其然,乱一双眼睛闪亮亮的,把纸袋里的东西一一摆出来,献宝一样的指给和穗看看,那个是浦岛挑的口脂,这个是浦岛买的丝巾。浦岛则递给和穗一盒装饰了樱桃纸杯蛋糕,另外还有两个盒子,想必是给哥哥们的。

16点50分

物吉和后藤带着大家回来了,整个团今日欧气加成,一人背着一个大玩偶不说,还赢下了一张团票,两张餐券,几个气球,一把烟花棒。就连钱袋子也沉了。

“其实这是去打工了吧?”

17点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和穗起身准备去厨房帮忙,发现长谷部面无表情的坐着,仔细看看似乎有点生气。

“部部?怎么了?”
“没什么。”近侍君坐得笔直,眉眼低垂,手里簌簌写字不停。

哦,生气了。

“部部如果有时间的话……想做什么呢?”和穗戳戳长谷部的脸。啊~气鼓鼓的样子有点可爱啊~
“不想做什么,没有想着和你去商业街,也没有想去游乐园,更没有想着去系情人结。”长谷部停下笔,握住和穗的手,眼睛盯着桌面,但是嘴角好像下垂的更厉害了。

啊~太可爱了~

和穗仔细的看着长谷部的脸,大概一不小心说了心里话的缘故,长谷部脸有点红,眼睛也不自觉的往和穗那边瞟。

真要命。和穗挪到长谷部身边:“今天呢,只想和长谷部呆在本丸。”

“为什么呢?我以为您会想和我出去,我以为、以为……”长谷部盯着和穗,心里没来由的发慌,听说恋爱中的男女都会趁着节假日出去玩增进感情,和穗却选择待在家里,从早上等到晚上,和穗都没有让他陪着出去,话说回来是不是要男方发出邀请?那今天岂不是让和穗等了我一天?这这这……

长谷部的脑内小人从“今天和穗没和我出去玩本宝宝不高兴了”迅速滑向“今天没有邀请和穗出去我太过分了”的深渊,整个人瞬间低落到飘秋叶。

“因为今天是特意留出来,专门给近侍先生的。”和穗仿佛没有注意到长谷部的情绪波动,指尖划拉着长谷部的指示笔,心里却笑开了花:“平时啊,长谷部先生都是忙忙碌碌的,要么管着喝酒的同僚,要么忙着安排当番安排。”和穗趴在桌子上,眼睛直视长谷部,后者显得更加局促,不自觉的握紧了和穗的手。

和穗继续说道:“所以今天想和近侍先生一起,好好的休息一下,不需要管着调皮的短刀,不需要担心有人受伤被扛着回来,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等着大家回来。”

长谷部感觉自己好像被按进了一个水球,心里闷闷的,然后水球崩裂,整个人瞬间轻快了起来,然而水花溅到了眼睛里,眼眶酸酸的。

“那……和穗想和我这样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坐多久呢?”

长谷部平复好情绪,正襟危坐,他想求个答案,挂念着人和神寿命的区别他一直不敢问,仿佛是站在刃生的分叉口,一条路是“主的近侍”,一条路是“和穗的爱人”,他不敢选,他一直徘徊着。但是,假如和穗愿意给他一个暗示,愿意给他力量斩断某一条道路……甚至不需要直接说出来,只要一个暗示,若只是心疼他近侍辛苦,他便是和穗最忠实的近侍,若是想在余生中和他等待同伴归来,那么他将毫不迟疑的……

“不坐啦,大家都要回来了,差不多也要准备晚餐了哟~”和穗步伐轻快,几步就走到门口。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

长谷部似有千斤重担压在肩头,抖着嘴,好半天才艰难站起。和穗手扶着门框,回头看着他。夕阳给和穗镀上一层金边,好像整个人要融入其中。

就这样吧……以后我就是……

“这种没有冷气的地方我不想待着了,”和穗狡黠一笑:“过几天咱们搬到大广间去写报告好不好?”

“诶?”长谷部有点懵,和穗手指扣弄着门框剥落的漆壳,似乎对它十分感兴趣。

“春天的时候在庭院里,秋天的时候想去院子里的枫树下面,冬天嘛……还是去楼上吧怎么样?”

“请、请问,是我想的那种意思吗?”长谷部紧张到差点咬舌,早知道就一狠心捅破窗户纸,被拒绝了也比现在提心吊胆强。

“我不知道部部说的是什么意思哦~”和穗瞥了长谷部一眼,停下虐待门框的手,直视着对方。

对于人神的差异和穗比其他付丧神更了解,正因为了解她才不愿意直说,人类终究寿数有限,轻率的承诺会赔上付丧神的永恒。她一直等,等着长谷部自己愿意直说,如果长谷部不愿意,她就当做那些深深浅浅的试探只是试探她身为主君的资格……

长谷部沉默不言,金色的阳光慢慢的褪去,和穗的心也一分一分的沉了下去。

“我希望能长长久久的陪伴着您。”似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长谷部一步一步走近和穗。

“不仅仅作为是您忠诚的近侍。”

“不仅仅是作为您召唤出来的付丧神。”

“是作为能够让您穿上白无垢,和我一起接受大家祝福的陪伴。”

“我,压切长谷部,爱慕着您。”

终于走到和穗身边,长谷部牵起和穗的手,心里怦怦直跳。两个人一直相互试探对方,或许是胆怯,或许是犹豫,现在,他愿意先走出这一步,走上名为爱情的道路。

和穗抿嘴一笑,背着手,踢踢踏踏的往前走,没有得到回应的长谷部急忙跟上,正要拉住和穗问个明白,谁在和穗突然转身一头撞上来,整个人埋在长谷部怀里,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下次放假我们去哪里呢?”

“想两个人共伞去商业街。”

“嗯。”

“想把这个情人结换成红的,三日月殿下太过分了。”

“嗯。”

“想去游乐场,我们也赢一个玩偶回来。”

“……我不要毛绒的,热。”

“嗯,那我们……”

“建议你们收拾一下飘花吧……”来找和穗的歌仙、来拆陷阱的鹤丸、刚刚野炊回来的新选组和蜂须贺,大家站在溢满樱花的前坪,异口同声的说,显然围观了不是几分钟。





“长谷部……”
“嗯?”
“没……”
“嗯。”
“我爱你。”

据说后来整个本丸扫花瓣扫到后半夜。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