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跳槽这件小事①

婶婶和长谷部的故事哟

例行ooc有

私设婶婶名无


西历22xx年x月x日

  阿津贺志山

“鹤丸国永 重伤”
“加州清光 中伤”
“石切丸 中伤”

“差不多了,” 审神者拍拍手上的椰子粉,对着通讯屏喊话:“行啦行啦可以回家了。”

  然而屏幕显示那头的检非违使继续对着刀剑男士发动攻击,一道蓝莹莹刀光划下,带着小狐狸的打刀捂着下腹退开一步,脸上的面具都裂开了。

  “哎呦我艹!不是说了别打了吗!”审神者一个鲤鱼打挺窜起来,抄起一个盒子就冲向转换阵,下一秒,审神者就出现在阿津贺志山的半山腰。

  眼前局势分明,六振刀剑男士受伤不轻,血迹斑斑,对面的检非违使依旧气势昂扬,冷面而立。

  一个箭步,审神者冲向中间。

“我劝你们不要继续了哦,”审神者看向对面的刀剑男士:“等级不平均很难打的。”

  对面六人包围中走出一个小姑娘,年纪尚小,惊恨交加,满含热泪:“明明只差最后一个点了……”

  审神者回头看了看那个插着旗帜的地方:“可惜,不可以继续了哟。”又把手里的一个长盒子
递过去:“打伤你的刀,这是赔礼。”

  对面的小姑娘半信半疑的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有点嫌弃的说:“是膝丸啊,没有髭切吗?”

  审神者一愣,打算安慰小姑娘的话都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换了副腔调:“没有,回去,不然我就打你。”

  小姑娘横了她一眼,抹了把脸,随手把盒子塞给队长和泉守,默不作声打开转换器,一道金光,山上就只剩下审神者和六振蓝莹莹的刀。

  “好吧我们也回去了。”

  晚上,本丸餐厅内灯火通明,审神者端着一份烤鱼走到桌子前,六振正在吃饭的刀剑看着审神者,有点不自在。

  “兄弟们啊不是说过好多次了打人意思意思就好了嘛下这么重的手等月底又要被对面投诉这个月工资又要见底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搞装修麻烦你们考虑一下很快就夏天了对吧。”

  审神者有点抓狂,检非违使的等级跟着对面最高等级变化,一不小心就会把对面打个七零八落,总是被对面投诉,这已经是第三个月上投诉榜了。

  打刀和太刀点了点头,好像不是太在意。

  “明天你们出个人出来和我去一趟时政。”审神者气哼哼的夹起一块鱼肉,这群家伙也就开会能治住。

  刚刚还漫不经心的刀剑男士,瞬间坐直了椅背。

  “要不你们去打一架,输了的去和我开会。”审神者笑眯眯的补了一刀,围坐着的刀各个瞬间放下了筷子,开门冲向手合场。

  “祝君武运昌隆哟。”审神者倚在门口,挥手送别绝尘而去的刀剑男士。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