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跳槽这件小事③


婶婶和长谷部的故事

  某日,检非违使日常出阵,日常把对面打了个战线崩溃。

  天气炎热,接到终端警报的审神者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从库房扒拉出一振太刀就往转换阵挪去。

  战场一如既往的不忍直视,审神者抬手打了个招呼,队长太刀看到审神者身后几乎实体化的阴影,抢先说道:“不怪我们,她带了个99级的。”

  审神者一愣,看了看面板,果不其然,一振99级鹤丸国永中伤,其余大多数70来级的重伤刀。

  “咳,那啥、等级不平均最好……”审神者正打算安抚一下对面,把太刀往前一递,却发现眼前的是熟人。

  “又是你!”对面那天见过的小姑娘脸都气歪了:“没完了还?天天跟着我!”

  槽多无口……审神者燥的一把火从心头起,强忍着怒气说道:“说了等级不平均不要打你傻x吗!”

  “我怎么知道他们这么不顶用!”小姑娘愤怒的指着受伤的刀剑男士,又用手指点点审神者:“手里的髭切快点拿过来了!大热天的我不想和你耗!”

  “给你奶奶个腿!滚蛋去吧!”审神者破口大骂,把盒子往身后一抛,抢过检非的刀就要砍向对面,吓的检非赶紧捞住审神者,自家老大掺和进刀剑男士的战役绝对会被通报批评的,到时候扣的资源更多。

  “有病。”本来想躲的小姑娘看见审神者被拦住,梗着脖子骂了一句,转身打开转换器:“回去了。”

  身后的刀剑面面相觑,大俱利正要去背起倚靠大树的长谷部,小姑娘却命令他过来。

  大俱利貌似有些生气,小姑娘弯腰不知道和大俱利说了些什么,只见大俱利脸上青筋尽显,嘴抿的紧紧的,握拳的手颤抖不已。

  审神者觉得好奇怪,不急着抗走昏迷的刀剑吗?又发现其余刀剑男士神色各异,完全没有回本丸的高兴。

  “回去!”小姑娘大概使用了言灵,以鹤丸为首的刀剑脚步僵硬的走到她身边,大俱利回头望着审神者,须臾又垂下眼帘。

  小姑娘又要发火,鹤丸一闪身挡住了她的视线。金光乍起,就这样六人被传送回去,剩下审神者和检非违使们大眼瞪小眼。

  “这人……怎么办?”打刀指着面色惨白的长谷部,这振打刀衣着褴褛,显露出淤青的肌肉,泥土和血迹混杂着黏在伤口处,骨节上也有不少擦伤,却还紧紧握着刀。审神者查看了一下结算界面,长谷部还剩2血。

  “……带回去吧。”审神者叹了口气,挽起袖子:“来帮忙做个担架。”

  有检非不愿意动弹:“修他很贵的诶,本来资源也不太够……”

  审神者怒道:“要不是你们把人打成这样我有必要捡这么个麻烦吗!”复又回头撑开简易支架,看着是生气了。

  检非违使不敢继续顶嘴,只好把长谷部抬回去。

   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审神者看着检非们七手八脚的抬起长谷部,想起刚刚大俱利回头的那个眼神,仿佛是恳求一样的——

  “救他,拜托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