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本丸的端午日

ooc有

丰臣组 冲田组cp有 

私设婶婶名有

小学生文笔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٩(ˊωˋ*)و✧*。




☆*☆*☆*☆*黏糊糊的粽子分割线☆*☆*☆*☆*☆

  “咪酱~昨天拜托买的东西到了吗?”和穗扒着厨房的门框问到,正在厨房忙碌的烛台切光忠听到问话,回身从柜台上拿了一包叶子:“不是什么难找的东西,不过主上是要亲自动手吗?还是我去找sada酱帮忙?”

  和穗笑眯眯的接过粽叶,摆摆手:“明天给大家放假,辛苦这么多天了也该好好玩一天~”说完打开冰箱清点各色配料,身后烛台切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无奈又宠溺:“包粽子什么的……可不是玩闹啊主上……”

 

 
  翌日,短刀们刚刚吃完早饭就被和穗拉到大广间,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大广间被摆上了长桌,桌子上放有糯米,还有咸蛋黄、花生碎、红豆、紫米等等各色作料,色彩各异,都是洗净了水灵灵的摆在一块儿,看着好不吸引人。
  
   短刀们十分惊讶,乱酱率先叫出声:“主!今天我们是要包粽子是吗!我包的粽子肯定超可爱的!”

  药研无奈的拍拍肩:“包出来都是一样的……”

  五虎退怯怯的抱着小老虎:“我、我担心会做不好……”

  小夜捧着柿子,大概是想把柿子包进粽子里有怕会坏了滋味。

  爱染和后藤已经坐在矮桌旁边,摸摸粽叶,戳戳糯米,把盆里的米戳出一个个小洞。

  一期一振和烛台切捧着腌渍好的生肉,拿着五色棉线从厨房走出来。看着闹成一团的短刀们,一期假装板着脸,然而声音里满满的柔软:“好啦,大家要乖乖的不许碰撒了哦。”听到哥哥发话了,小朋友们纷纷坐好。

  恰好此时其他刃也起来了,和穗就大概说了一下包粽子的注意事项,然后放手让短刀和胁差们玩一玩,自己和几位大人一起边说笑边包粽子,一时间大广间里热闹非常。
 
  说话间,鹤丸掀开门帘,看到桌子上的各种物什,一脸兴奋的蹲在和穗边上,要和穗给他叠一个最大的粽子叶,和穗捏了鹤丸还有睡痕的脸一把,给他几张让他去和短刀们闹去:“上次你捏的那个【惊人的大】的饭团,可把御手杵吓了一跳呢。”
  
   鹤丸被捏了一把也不恼,笑嘻嘻的说着自己准备弄一个充满惊吓的粽子,让烛台切不禁想起身去检查本丸的芥末是否还在。

  和穗回头,发现一期一振已经和短刀们坐在一起,正在手把手教他们怎样包粽子不会散开:“看,叶子先从这边转过去……啊,前田你手里的线不用绕的太紧……对的对的……后藤,糯米太多了会漏哦……”
 
   一期一振看着弟弟们努力捏稳一个个形状各异的粽子,不禁觉得好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来了一位深蓝色衣衫的大人:“一期哟,也教教我怎么包粽子吧 (^▽^) ”
 
   一期一振也不看来人,直接往后靠:“怎么能够劳烦三日月殿呢……当然我不是嫌弃您的手艺……”然无果,三日月坚持以环住一期的姿势去拿桌上的粽叶,另一只手握住一期的手腕去舀糯米,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一期无法,只得一步一步教:“先把叶子叠个三角形,然后放一勺米……”

  三日月仿佛突然幼化了一样,每一步都坚持要一期看看是不是做对了,一期不傻,三日月大概是因为一直跑远征,也没有多少时间和自己相处,趁着机会开始腻人了吧。想到这里,又看看身边吵吵嚷嚷争论粽子里应该包什么馅的弟弟们,拿了一小盆糯米和几张叶子,起身和三日月坐到另一头,一边包粽子一边细细碎碎的和三日月闲聊,指尖相触,耳鬓厮磨。

  看的和穗忍不住和一直认认真真捏粽子的长谷部抱怨:“我感觉自己吃了好大一口狗粮哦……”
 
  正在和粽子搏斗的长谷部听到和穗说话,刚准备停手回复她,就发现好不容易捏住的粽子又吧唧散了,闷闷的低头捏起掉落的糯米:“我也有狗粮您需要吗?”

  和穗捏着粽子,一脸惊讶的回头:“部部你什么时候养了狗我怎么不知道!”

  突然间,长谷部沉了脸,自顾自的包着粽子,也不回和穗的话。

  和穗有点莫名其妙,话说这段时间长谷部经常会这样啊……有时候就不高兴了,难道是累了?

  和穗心没在粽子上,手一抬给咸肉粽里加了一勺红糖。旁边烛台切默默的想着这个粽子千万不要被sada酱吃到,并对长谷部的矫情表示唾弃。

 


  大广间里热热闹闹,包累了的和穗正打算休息,就发现短刀们都围着鹤丸。

  “这可是新发明!”鹤丸眉飞色舞的和短刀们说到:“前几日远征得到了稀有的香料,我想了想就全部倒进去了,这样大家都能分到一份哟!怎么样?高兴吧?”

  一瞬间,大广间的温度好像都降了几度,退退的脸变得更白了,乱和厚忍不住离鹤丸更远了,连远处的浦岛都有些发虚。

  爱染戳了戳萤,打算商量一下怎么办,萤丸头也不抬的捏着粽子,说道:“等明石下次逃内番的时候给他吃掉。”

  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和穗内心忍不住给萤比了个大拇指,GJ!

 

 

  边说话边包,不一会儿长桌上的食物就变成一个个碧绿的小包袱。

  和穗和歌仙蜂须贺宗三一道把粽子抬到蒸笼上,等到收拾好桌子,摆好各式调味,粽子也蒸好了。

  厨房里,蒸笼一打开,白色的蒸汽一下子喷涌出来,混合着米粽叶的香气,有多出来的米粒黏在粽叶边上。有的蒸笼里是甜滋滋的味道,有的里面粽子叶上凝结着金黄的油脂,让等在门口的刀刀们不由得眼睛一亮。

  长桌上,摆着散发着热气的、形状各异的小包袱,等到和穗就座,大家也纷纷准备拆开粽子。

  短刀们的手小,包的也小一些。在哥哥们的教学下,短刀们都包的像模像样。药研、小夜和厚的粽子包的尖尖的,也更加紧实;退退和乱的则包的要松散一些,形状也更圆一些。爱染干脆包成长方形的,捆的十分结实。

  而其他人包的就真的是一个“五彩缤纷”了,烛台切包的最好看,四面三角包的竟是一样大,黑色的棉线在正面系了一个规整的蝴蝶结。一期和三日月包的也不错,三日月的细长一些而一期的胖一点。宗三江雪都包成竹笋般的细长。陆奥守则是强行把粽子包的像小船(虽然和泉守吐槽像个把手)。

  评价完他人的粽子,早有忍不住的刀刀拆了开吃,这次包的种类多,咸蛋粽咬一口就是一个流油的蛋黄,肉粽整个浸润着油脂,红豆粽是红豆和糯米拌在一起,紫米粽和红糖粽则是短刀胁差们的最爱。

  更不用说长桌上的调味,红豆粽蘸着磨成粉的白糖最好味,鲜肉粽沾一点醋或者酱油,看起来特别有食欲,一勺紫米一勺花生碎,让人食指大动。




  和穗也准备拆了自己的粽子,奈何一时找不到剪刀而粽叶又太烫,正是犯愁的时候,长谷部从身后环住和穗,用自己的小剪刀一下,粽子就散开。露出里面的内容物。

  长谷部看着融化的红糖糊糯米之外,旁边又露出鲜肉的一角,不由得脸色一变。

  和穗也傻了眼,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长谷部的缘故自己分心了,正要“问责”一顿的时候,长谷部快手快脚粉拆了自己的粽子递给和穗,和穗打开一看,是红豆粽。

  “您爱和短刀们一起吃饭,想来是因为口味相近的缘故吧。”长谷部垂着眼,挟出一小块,在糖粉里蘸一蘸,搁在和穗的碟子里。另一只手却是搂着和穗不放手的架势。

  和穗也不傻,看到这幅样子哪里不明白,怕是看见自己对着丰臣家那两位的样子,有些吃味了。

  和穗两指捏起那一小块粽子,又将剩下的糖粉摸在长谷部嘴唇上:“好啦,我们也让那两位吃吃狗粮好不好?”

  长谷部人还在愣神,嘴角却先扬了起来:“是,谨遵主命。”




  粽子很快就被吃掉,这时候鹤丸捧着一盘粽子,顶开了门。

  说是“一盘”,其实里面也就一个,大概有十来片片粽叶叠着,中间用五色棉线系好,整个呈多边形的粽子。

  “这可是我特意做的——惊人的粽子!”鹤丸招呼着大家靠近:“大家都来尝尝吧!”

  众刃虽然内心犯着嘀咕,但是也很给面子的围拢来,鹤丸唰唰两下解了绳,里面的粽子露出真面目来。

  微微泛黄的米粒看起来和普通粽子没什么两样啊,和穗这样想着,鹤丸已经开始切粽子:“我打算让大家都尝一尝,每人有一块哟。”

  所有人僵着脸接下了那一小块,据说这香料十分特别,所以每一块味道都可能不一样。不过,谁都不想中奖吃到最清奇的味道。

  众刃狠狠心吃掉,鹤丸则兴致勃勃的盯着各位嚼粽子的模样,短刀胁差们有的双手紧握,有的按着自己的脉搏,打刀和太刀们则稍微矜持一些,但是十分谨慎,皱着眉头,仔细琢磨着到底是什么味道。

  半晌,大家纷纷睁开眼睛:“没有味道啊……”“对哦什么味道都没尝到。”“别是我味觉失灵了?”

  鹤丸拍手到:“锵锵!这次的惊喜就是——”

  “就是——?”

  “就是‘本来以为会有非常奇怪的味道但是实际上是什么味道都没有’的惊喜哦!”鹤丸神采飞扬:“你们总是把鹤想的喜欢搞事,但是这次鹤没有搞事哦!”

  众刃有点懵,这算是鹤丸在搞事吗?但是并没有真的加香料诶?可是之前又告诉大家有香料?

  “鹤丸阁下。”烛台切腿长,两步跨到鹤丸面前,顺手带上了和穗面前的粽子:“为了嘉奖鹤丸阁下这次没有搞事,我们特别制作了独一无二的一个粽子,请务必吃掉。”

  鹤丸不疑有他,一来烛台切不是个会报复的刃,二来这粽子是大家一起包的,没理由未卜先知来报复自己。

  “我们也要来个惊喜,就让鹤先生蒙着眼睛吃吧!”后藤调皮,拽着鹤丸坐下,又用手把鹤丸的眼睛捂的紧紧的。

  “哦呀,真的有点让人期待呢……咳咳我、咳、”鹤丸话还没说完就被塞了一口粽子,整个人有点炸。

  先前吃到是甜的怎么半路是肉的仔细尝尝还有点酸味这红糖拌醋这可不好肉里面还有点点甜是糖粉吗哎呦本鹤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呢哭唧唧……

  鹤丸内心一万字感想不提,倒是屋里的刃都吃吃的笑了起来,鹤无奈的摸摸嘴:“你们这样可不好,都欺负鹤呢。”

  和穗忍着笑,递给鹤丸一个大大的咸鸭蛋:“鹤丸辛苦,那么这个‘誉’就给鹤丸好不好呀?”

  鹤丸看着手中的鸭蛋,青白的壳上面歪歪扭扭写了个“誉”字,看样子是短刀的杰作。于是鹤也笑眯眯的收下:“那,明年我还要继续,争取再拿一个誉如何?”

  “请务必不要继续了!”许多刃一齐声说道。



——
我真是没脸说这篇文其实是去年的……

写了一半又忘了,或者说不知道要如何继续,当时对刀刀们的认识还十分浅薄,所以很多印象都是刻板的。

但是吧又想着要写完,所以前后大概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总之谢谢阅读ヾ(≧∇≦谢谢≧∇≦)ノ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