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半分糖

脑洞片段

  夏日炎炎,才不过十点,外面就已经吹起阵阵热风。

  和穗起身,前两天三日月给了她一袋茶,说是隔壁本丸的莺丸送的。

  厨房里应该还有一些团子,干脆泡了茶给那群老人家送过去。

  茶泡好了,托盘里装着的是今日当差的堀川给的金平糖和御手洗丸子,就这样满满当当的一盘子。

  和穗小心的端着托盘,走到拐角的时候,遇到了龟甲贞宗。

  夏日里天空湛蓝,阳光灿烂,龟甲贞宗倚着廊柱,坐在廊下地板上,膝盖以下都暴露在阳光之下,微微喘气。

  旁边放着一方手绢,手绢上有些许污渍。

  想起来今日畑当番是龟甲和长谷部,估计是逃了内番过来的。

  和穗这样想着,把托盘慢慢放下,坐到龟甲身边。

  龟甲见到来人,眼睛一亮,刚想说什么,却被和穗糊了一脸湿巾。

  “今日逃了内番嗯?”

  和穗抿着笑的望着龟甲,龟甲见着和穗也不是要算账的样子,便也坦荡承认了。

  “可不能偷懒呀。”

  和穗抬手,摸了摸龟甲的头,细软的粉色头发随着龟甲的动作轻轻的垂下一些,软软的扫过和穗的掌心。

  龟甲贞宗刚刚来本丸的时候,因他有时大胆挑逗的话语,几乎全本丸上下对他防备甚严。一期一振也好,歌仙也好,都时刻准备捂住龟甲的嘴。

  后来发现龟甲在小朋友面前并不经常这样,而是在和穗面前时时大胆表白以后,长谷部也加入了一期的阵营。

  其实龟甲是个乖孩子呢。和穗这样想到。

  出阵也好,手合也好,马当番也好,都会认认真真的做。平日里嘴巴不怎么把门,但是对短刀们也是真心爱护着。

  就是这畑当番……

  和穗打算小小惩罚一下偷懒的龟甲,正要去捏脸的时候,手却被龟甲双手握住。

  龟甲眼里有些朦胧,脸颊泛起一抹粉红,不只是热的还是因为和穗的缘故,双手捉着和穗的右手不让动。

“主君如此亲密真是让我感动,只是我一身汗渍,实在是不好的。”

  和穗一愣,龟甲心思如此缜密是她没有想到的。

  “龟甲真的是个好孩子呀。”

  听到这样的夸奖,龟甲贞宗眼里闪着光亮,托着和穗的手,轻轻印下一个吻:“等到清洗干净,任主君揉捏。”

  得了,这人真不能夸。和穗心里叹了口气 揉乱了龟甲头上的呆毛。

  “我呢,要去三日月那里了,等下长谷部来了要好好道歉哦。”

  和穗起身,不顾龟甲惋惜的神情,端上托盘便离开了龟甲。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