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半分糖2

审神者眼睛看不见了。

出阵的时候被敌刀瘴气冲了一下,当时不觉得,第二天起床,问长谷部为什么不开灯。

把近侍吓的够呛,夺门就把药研拦腰扛了过来。

药研检查以后说问题不大,只是这几天要敷药,眼睛不能见光。

审神者倒是一派轻松,还反倒安慰围上来的短刀们。



折腾了一番,众刃才散去。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很多。

审神者长叹了口气,伸手去拽长谷部的衣角。

细白的指尖微微颤抖。

“今天早上真是吓了我一跳。”

“有一瞬间想到要是以后都看不见了该怎么办。”

近侍大人反拢住审神者双手:“药研说您会没事,请不要担心。”

“然后脑子里马上计算自己还有多少储蓄够治病请护工。”

“算来算去好像不够。”

长谷部心里针扎似的一痛,继而说道:“博多还有储蓄呢,大家也有私房钱,而且官方也能报销。”

审神者愤愤的抽出手,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像一个大号棉花糖。

长谷部大笨蛋!辣鸡!

被审神者心里吐槽了一千遍的近侍君戳戳棉花糖,棉花糖一扭一扭的远离他。

俯下身,长谷部贴着露在外面耳朵尖说道:

“即使您看不见了我也会陪着您。”

“治疗也好护理也好请让我来做。”

“您不要担心,也不必害怕。”

棉花糖略微松动,长谷部趁机把审神者捞出来。

审神者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嘴角悄悄的弯了起来。




后续:

“听说某个近侍夸海口说什么‘治疗也由我来’,那么——”药研推了下眼镜:“这里的全部药材就麻烦近侍大人分拣熬煮吧。”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