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当本丸种上了一片向日葵

审神者是一只……好吧一坨仓鼠。

也没说仓鼠不能成精对吧。

建国之前的,放心。

听说本丸可以种向日葵以后,审神者一改平日“我们一起学咸鱼叫,一起躺倒晒盐巴”的作风,不仅坚持日日安排内番,还学会了做油豆腐贿赂记录员狐之助。

终于,两周以后完成指标,审神者兴致勃勃从狐之助那里领来了向日葵成株,兴致勃勃的领着大家中满了所有的空地。

日日掰着(长谷部的)指头数啊数,终于,在歌仙的一次拜访中,审神者看到了成熟的瓜盘。

茎叶已经变成深绿色,金黄的花瓣尽情的舒展着,沉甸甸的花盘微微垂下头,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瓜子。

审神者拽了张纸擦去歌仙手上的汁液,又给许诺了一堆松烟墨漆烟墨,把人送走了以后,迅速变回仓鼠的模样,小爪子巴拉巴拉窜上了近侍的肩头。

“哈贝贝我们走!”仓鼠雄赳赳气昂昂的指挥着近侍,小爪子还不忘把桌子上的向日葵扒拉过来。奈何爪子实在太小,长谷部只好自己拿着向日葵,还得注意别让审神者掉下来。

走到田里,长谷部也被眼前的向日葵花田惊到了。

灿烂的阳光下,深绿的叶子,金色的花瓣,深色的花盘,风吹过,隐隐的有温暖的香气。

审神者两粒黑豆似的眼睛都瞪圆了,没等长谷部把自己拿下来,就开足马力跳上了最近的花盘。

长谷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君如同一个小雪球一样,“噗”的一声落在花盘上。

“她就这种时候最精神。”——旁观的宗三说道。

审神者激动的不得了,时而尽全力摊平了四肢,让自己全身心的感受到瓜子的形状;时而蜷起来加速跑,把自己像小炮弹一样弹到附近的花盘上;最后选了一个看起来最大的,一颗一颗数起了瓜子数目。

“一千一百六十二……一千一百六十三……”审神者数来数去,头都晕了还没数完,最后放弃了,一屁股坐在花心,用小爪子把一颗瓜子刨了出来。

正要一口咬下去的时候,长谷部走了过来:“还不能吃。”见审神者不相信,又把瓜子掐开,露出里面软嫩的瓜籽。

审神者捧起一片,轻轻咬了咬,软软的有点甜味,但是和平时吃到的不一样。

审神者顿时蔫吧了,小脑袋半垂着,连耳朵都垂下来了。

“就是那个表情包嘛。”——旁观的宗三继续吐槽。

“明天把瓜子捡出来,让山伏和蜻蛉切帮忙烤制,之后才能吃。”长谷部伸出一只手,示意审神者坐上来。

“那明天记得要喊我喔!”审神者坐起来,眼神闪闪发光。

“喊你干嘛?”长谷部忍不住吐槽:“你要滚进去了我还得从一堆瓜子里找你。”

“我、我帮你加油打气呀~”审神者谄媚的笑着,迈过一个个小花苞,坐在近侍的手心里。

又恋恋不舍的摸了摸柔软的花瓣,审神者终于一步一回头的被长谷部带走了。

“哈贝贝,我想吃五香瓜子。”

“仓鼠能吃五香的吗?”

“那奶油的可以吗?”

“你去和博多要钱买奶油。”

“哦……绿茶的呢?”

“莺丸的茶包你能找到?”

“那就只有原味的了?”

“如果你表现好,考虑一下奶油小方和抹茶蛋糕。”

“yeah!部部超好的!我们待会就来摘向日葵好不好!”

“……”

“熊仓鼠都是家长惯的。”——宗三跟在后面吐槽道。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