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一梳白发齐眉


提示——
     原主描写有  非正面碎刀描写有 ooc有  因为是断断续续写的所以大概不衔接有……
    设定是清光和安定能够以刀灵的形态出现在冲田君身边,会随着时间慢慢长大。
重点——
      清光和安定都是我的小天使!

      ☆*☆*☆*☆*☆*☆*☆*☆*☆表白清光和安定的分界线 ☆*☆*☆*☆*☆*☆*☆*☆*☆
      

       刚化成刀灵的时候,清光其实不知道如何打理头发,拿各种鲜艳的布条把头发编的奇奇怪怪,直到冲田君看不过眼,拿着白色的发辫仔仔细细给清光绑好了又给摆好在右边。“小朋友要干干净净的才可爱嘛!”冲田君是这样说的。
       从那以后,清光每天早起的动力就是找冲田君帮他绑头发。
       倒不是清光不会,只是一来冲田君每天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自己;二来冲田君绑完以后会夸自己可爱;三来嘛,清光瞥了一眼刚化出刀灵不久的安定,可以昭示一下【冲田君还是觉得自己最可爱】的信号。一石三鸟的事情,傻子才不做呢。

     
       安定刚来的时候,也不会扎头发……
       没办法啊,刚化成刀灵,还不适应人类的体型呢,更不用说打理自己了。
       不过安定也不在乎,拿着冲田君给的发带,把头发拢一下就绑好了。他才不学清光呢,冲田君每天多辛苦啊,还要一早就去冲田君屋里。就为了让冲田君夸他一句可爱……更何况,比起待在房间里,安定更想和冲田君一起出勤,不可否认这一点他是羡慕清光的。他想成为冲田君的得力助手,而不是用于处决犯错之人。如果自己再努力一点,下次也许冲田君会带他出阵呢?

        清光有时候会嘲笑安定努力练习的样子,说安定【嫉妒自己的可爱】【因为想证明自己的可爱才想被冲田君带着出阵】。嘛,虽然清光不见得是真心这么想,不过把安定惹急了就会被拖去手合。两个人都是打刀又都属于冲田君,打来打去也不见得会有什么胜负。
        某日的例行对打以后,俩人气喘吁吁的躺在手合室的地板上,清光无语的看了一眼安定,没想到安定这么看中【被冲田君带着出阵】这件事,“喂,安定你很喜欢冲田君哦?”清光以为安定会害羞,至少会脸红(那么以后又多一个嘲笑的理由了?),没想到安定十分爽快的回答是的,不禁让清光有些气馁,好像自己输了哪里一样,不服气的说:“我也很喜欢冲田君的!可是带谁出阵是由冲田君决定的,冲田君又不是不喜欢安定了干嘛这么生气而且冲田君每次都会带金平糖给安定啊……”越说清光声音越小,好像自己不自觉的安慰起了安定(虽然事后清光坚持没有)。安定看了一眼清光,拍拍身上坐了起来,把手递给躺着的别扭鬼:“走啦,再不洗漱,等到冲田君回来会说不可爱的。”

     

       新选组越来越忙,有时候冲田君几天也不会回来,自然早上也没人给清光绑头发。于是每个月总有几天清光是黑着脸起床的……
         一天下午,安定去给鱼缸换水,不期然发现池塘边有一个深红的倒影,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清光。只见清光手里攥着发带,上边还挂着几根头发,一张小脸气得通红。
         安定心里觉得好笑,戳了一下清光的肩膀,从他手里拿走发带。“别动喔,辫子绑不好就不可爱了~”安定一句话让原本要挣脱的清光老实下来,安安静静等着安定折腾完。“好啦~你看看好看吗?”清光依言看了一眼水中的倒影,虽然手法不一样,但是竟然和冲田君的手艺不相上下。“我觉得清光这么绑着还挺可爱的呢,清光你觉得怎么样?”安定一脸天然的问到,丝毫没注意因为夸清光可爱而让对方害羞了。
    

        仿佛是上次“编发之缘”的结果,清光也不再总是强调冲田君最喜欢他了,早上起来就等着安定帮他绑头发,毕竟——“让冲田君看到你一脸乱糟糟的样子到底哪里可爱啊?”安定自从这么说过以后,清光决定再也不一早就去敲冲田君的房门,现在清光早起的目的就是喊安定起床(然后要安定帮着绑头发),再一起去找冲田君。
       

       随着俩个人慢慢长大,每天早上安定帮清光绑头发已经成了习惯,冲田君还因为这件事特意来问清光,也不知道清光是怎么糊弄过去的。
       但是安定自己的头发依旧随便拢一下就算绑好,如此几次过后,清光按捺不住,提出相互帮着绑发,“你……你可别多想,我只是觉得你这样不可爱!”清光生怕安定误会自己亏欠人情,急吼吼的解释着。“可是清光你脸红什么呀?”安定清澈的眼神仿佛什么都知道呢。
       说来也奇怪,清光给自己绑头发一团糟,给安定到是绑的像模像样的。不像安定都把头发拢在下面,清光会把绳结绑的比较高,“这样是不是更像冲田君了?”清光看着镜子里的安定问道。“诶?你怎么……”时常冷静自持的安定脸上显现出慌乱的样子,“因为安定应该很喜欢冲田君吧?不然不会一直盼着和冲田君出阵……”清光手里不停,不自觉的说出了心里话。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脸红了。安定是因为被人说中了心事,清光嘛……大约是害羞吧?

        夏日的某一天,清光照旧等着安定绑头发,“下午要去池田屋安定你不要绑的太紧不然拆下来好疼……”清光嘴里不停的给安定提要求,终于把安定惹恼了:“再啰嗦你自己绑哦!你都这么大了还要人帮忙。”“……” 没错,安定很早就会给自己绑头发了(可是安定你为什么每天等着清光给你绑呢?),但是清光依旧是个手残。清光不服气:“以后总会有机会自己绑的啦,而且冲田君人这么好,请他帮忙他一定会肯的。”说完拽回自己的发绳,怒气冲冲的找冲田君帮忙了。两个人第一次闹了别扭,清光觉得安定一定是烦他不想早上给他扎辫子了,而安定觉得清光身为刀剑,太注重打扮有失身份。

        安定以为清光最多生气一下午,想着原本是自己性急(又或许是嫉妒清光出阵)惹恼了清光,于是去了后山摘花,打算编一个小花篮赔罪。
        后山上开满了各色花朵,安定不一会就摘够了自己需要的颜色,深红的小花在安定手中缠缠绕绕,一个小花篮的雏形就出来了。话说回来,这还是清光教会安定的呢。“嘛,清光肯定会嫌弃的说‘没有我做的可爱哦’这种话啦……”安定一边心里吐槽一边做最后的调整,把花茎调整好位置,让花朵露出来挤挤挨挨的,蔫了的叶子都掐掉,最后一个小巧的花篮出现在安定的手中,“虽然没有清光做的可爱,可是清光大概不会再生气了吧?”

     
        但是安定没能送出小花篮。
        安定听到院内的嘈杂声,欢喜的跑过去,却看着冲田君被人搀扶着进了房间——清光却不见了。
        安定心里没来由的发慌,跟着随从走,手里的花篮都被摆弄的有些变形了。一边走一边心如鼓擂的安定探头往房间里望了一眼,手里的花篮掉在地上,深红的花朵散了一地,在烛光的照耀下像血滴一样。
        冲田君一身血,虽然这种情况也不是没见过,但是现在情况却更糟糕,冲田君面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嘴角一抹干涸的血迹,而且——
         安定死死的盯着侍从手里的刀,那把刀安定十分熟悉却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今天上午还吵架了,陌生是因为——清光的瑁子掉了,看上去有一种奇怪的滑稽感。
        安定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清光一定会跳起来大骂倒幕派是多么讨厌把他都弄得破破烂烂的】,安定甚至想嘲笑一下现在丑丑的清光。可是……可是为什么一张开嘴,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呢?安定疑惑的抹了一把眼睛,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呢?

       冲田君的房间里,安定安安静静的坐在冲田君对面,中间摆着一柄染血的刀。经过治疗,冲田君的气色好了一点,不过眼中的愧疚却更浓重。“我会让清光回来的。”冲田君的话语掷地有声,这样的一位大人,决不会空洞的致歉,而是努力寻求解决之道。“谢谢冲田君……我想先回房间了……可以吗?”安定眼角噙着泪,却坚持不再哭泣,作为刀剑,生于战斗,死于战斗,是他们注定的宿命 。或许清光到最后,都十分骄傲冲田君是带着他出阵呢……所以啊,他安定绝不能输给清光。

     
       所有人都说安定慢慢长大了,只有安定自己知道,其实并没有,他固执的把自己封闭在某个夏夜,他的内心依旧期盼着回到某个夏夜之前的时光。
        冲田君辗转多处,求访了各个知名刀匠,却只得到无法复原的回答。安定对此早有准备,如果能恢复,不可能连清光的刀灵都消失了。所以当冲田君牵着安定的手,把清光封存起来的时候,安定都没有再掉一滴眼泪。十分冷静的感谢了冲田君,转身就去了手合室。
       手合室今天没有人,安定和木人对打了一个时辰以后就放弃继续的想法,无力的瘫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安定望着高高的屋顶,百无聊赖的想着今日堀川去万屋带回来的各种小玩意,别看清光爱打扮,却十分不耐烦逛商店。想着今日厨房会不会做稻荷寿司,清光最怕吃这个了,因为会弄得手上油油的。想着想着,仿佛是怕冷一般,安定将自己蜷起来,抱着双臂。
      我再也不嫌你啰嗦了……
  
      要绑头发就绑嘛……

      所以……
 
     你回来好不好……

      

      即使清光不在,日子也还是要继续的。
      安定不是没想过干脆和清光一起沉睡,只是……一方面冲田君不可以再失去一把刀,自己以前也是非常想陪着冲田君出阵的,虽然绝不是以清光的消失为代价。另一方面,如果自己一直伤心,或许会让冲田君更加愧疚,这也是安定绝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无论谁想着安慰安定也好,开解安定也好,安定总是轻笑拒绝,“我很好”“我没事”,仿佛说的次数多了,真的就不会心痛了,真的就没事了。
      

       其实冲田君一直都知道,封存清光的盒子里,安定悄悄放了一小盒染液——清光喜欢的那种。一开始清光总是去后山摘某种花,碾碎以后将流出的汁液涂抹在指甲上,手法不熟练自然抹的斑驳,后来还是某个洒扫的小丫头告诉清光怎么画指甲,怎么调染液以后,冲田君才不会每天看着一双血淋淋的爪子叹气,再把清光提着去洗手。
        其实安定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某天清光醒过来,看见头发乱糟糟的,指甲也没涂,一定会生气的。

        西历2205年,有名为【审神者】的人类开始以付丧神形态召唤沉睡的刀剑为己所用。

        当清光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不是冲田君和安定,而是一个穿着和服盘着头发的女孩。正当清光疑惑之时,女孩笑眯眯的捏了一把清光,“婶婶最喜欢你了~”没有来头的一句话让清光有点害羞又高兴,于是也就顺势坐在审神者身边,听她讲述现今的世界观。
        清光听了个大概,差不多也和冲田君的时候一样,毕竟身为刀剑嘛。不过,清光看了一眼审神者,一句【安定什么时候来】在嘴里回转了几遍,最终也没问出口,现在本丸只有清光一人,真是寂寞的地方啊。
        如同审神者预料的一样,清光可靠又认真,在煅出厚和前田以后,清光带着他们陆续击败了好几波朔行军,带回了各种朋友,包括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但是一直没有安定。
        清光也不多言语,只是更加专注于手合和出阵,即使中伤也不愿回本丸。虽然清光心里清楚,带回刀剑这种事……本来也没说去了哪里就有安定。

        后来连审神者都看不下去,真是的,明明那么在意安定,居然一点也不肯表现出来。撅着嘴的审神者来到刀匠这里,自从上次锻出虎哥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任何新选组的刀,审神者心里也打鼓呢,“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一边心里念叨着一边将各种材料堆积好,“拜托拜托一定是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刀匠无奈的看了一眼审神者,“大和守安定,3图必出,审神者不必特意煅。”审神者不做声,等到3图,清光怕是早就枯萎了好吗!
        大约是锻刀炉有那么点灵犀,又或者是审神者灵压(?)强大,等到火光闪过以后,一袭浅葱羽织飘扬,“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极难上手但是性能一流……”安定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审神者就扑了上去,“呜呜呜呜我的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小天使啊!”

     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目前懵逼中。
     安定尚还记得自己陪在重病的总司身边,清冷的庭院,和永远不放晴的天。主人若不在人世,刀灵也会沉睡,安定非常了解这一点,却从不在冲田君面前表现出来。或许安定心里从很早以前就做好这一天来临的准备了吧,所以当自己慢慢的醒不过来时,心里想的是自己终于去见清光了啊……也不知道清光会不会生气自己没有照顾好冲田君……
        安定记得,清光还在的时候,自己对冲田君的认知还是一个温柔又可靠的兄长。政见什么的,安定不知道也不管,他是冲田君的刀,自然以冲田君的意志为第一。但是后来清光沉睡,新选组的各位零落四散,冲田君重病卧床的时候,安定有时候会偷偷的想,如果当初没有去池田屋会怎么样?是不是冲田君不会受伤?是不是新选组不会落魄?是不是……清光就不会沉睡?

        所以当安定再次醒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看着自己一身新选组打扮的时候,内心的情感难以言喻。但是没等自己弄清楚情况,那个女孩子一把扑过来,“安定”“小天使”的叫着,倒是让安定羞红了脸,晕晕乎乎的听完审神者的各种介绍。待审神者说累了喝水的间隙,安定终于把握机会,问到:“主上,请问加州清光,啊,就是和我同属于冲田君的刀,在吗?”审神者一听赶紧咽下水,一把拉起安定,“完了完了太高兴了忘记告诉清光,清光肯定会生气的嘤嘤嘤……”两人凌乱脚步,奔跑到某一间和室前,审神者丝毫不停顿,唰的一声拉开门:“清光清光清光我找到安定啦!!!”
        只见内里坐着一个穿着深红衣衫的漂亮男孩子,正在给一只樱花发夹上色,听到审神者的呼喊,手一抖把花瓣点花了。可是没有人关注那朵娇俏的樱花,清光怔怔的看着那个逆光的人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两把打刀,就这么呆呆的相互凝视着。
       审神者早已识趣的走开,却没人注意到。两个人一坐一站仿佛过了几千年,又仿佛只有几秒钟,最后安定率先行动,迈着僵硬的腿一步一步走到清光跟前:“清……清光?”清光不看他,低着头拿起小樱花继续涂抹,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的好慢啊安定……再不来……”后面的话却听不清了,因为说话的人已经红了眼眶。安定看着咬着牙强撑不哭出来的清光,内心一阵抽痛,几百年的分离痛楚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安定慢慢的拥抱住清光:“对不起喔……你不要哭啦……”闻言清光就要挣脱安定的手:“谁、谁要当鼻涕虫啊,我是说你再不来……就会落后的!”却最终没有挣脱,因为清光感觉到肩膀有点湿湿的感觉,再看看不断晃动的深蓝发尾,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分离的痛楚并不是只有他加州清光一个人经受,来到现世以后清光疯狂的搜集关于新选组的一切,有时候清光会不自觉的想着或许安定看到断了的自己会哭吧?或许看着冲田君缠绵病榻会哭吧?或许自己消失的时候会哭吧?虽然平时看上去天然又稳重,但是涉及到冲田君的事情,安定都容易牵动感情。
    可是清光却没有想到第一次看见安定哭却是因为自己。

        安定来到本丸一段时间以后才彻底适应本丸的生活。没有狡诈政敌和派系斗争,只要按照审神者的安排出阵,剿灭意图修改历史的朔行军就好,有时候不需要出阵还能出去玩,虽然难免会因为受伤挨骂(“不是反复说过咱们中伤就回家治?为什么要这么急……清光说你呢!别犟嘴!受伤不疼啊!……和泉守你也别偷笑,仗着能二刀开眼你就作吧,看堀川不骂你,心疼一下你家胁差嘛……”“主上,兼桑非常的勇敢!为了兼桑的意志,我会拼上全力(*˘︶˘*)♡”“……你们开心就好。”)不过这日子比起从前是好太多了,除了……没有冲田君,没有新选组的各位。
        这种情绪一直存在于安定的心里,清光明白,审神者也明白。从前审神者试图让安定和清光出阵去池田屋,毫不意外的看到清光带着重伤的安定回来,对那个人的执念,安定已经深入骨髓。而清光……审神者却有点看不明白,明明他是最应该抱有执念的,但是谈到这些却又坦然相对,自从在审神者那里了解到新选组的结局以后,清光似乎很爽利的告别了过去,却又要求审神者给他一条围巾,把侧颈的伤痕遮起来。
       审神者无法,对原主应该抱有怎样的感情只能由他们自己决定,将他们安排在一起,大概是觉得两只小兽一起舔舐伤口,总好过一只独自心哀吧。

        一开始分配房间时,审神者就把清光安定安排在一间屋子,一人占一头,理由也不外乎是“以前你们也是这样子的吧?”,但是审神者不知道的是,没多久他俩的床铺就挨在了一起。
        不是他俩有多黏乎,一开始安定觉得一人一半正好,不会被清光的头发戳到,清光只要有地方放置他的指甲油就很满足了。而是……
        安定刚来本丸的时候,清光半夜曾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小声的哭泣,一开始还以为是某个粟田口家的迷路了或者谁在恶作剧,后来某一次又听见这样压抑的抽泣声,决心找出原因的清光点上蜡烛,蓦然发现——安定眼角闪烁的泪光和一小块暗色的枕巾。
        清光沉默了一会儿,吹熄了蜡烛,把自己的床铺拉到安定的身边,钻到被子里以后,摸了摸安定的眉眼。被吵醒的安定泪眼模糊的努力看向清光
       “清……清光……”
       “嗯?我在这里……”
       “清光……”
       “我在呢。”
       “清光……”
        清光无法,伸出手去勾安定的小手指。以前冲田君在的时候就是如此,清光不喜欢打雷,每当夏季雷雨,清光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有安定去牵他的手指,两人小声说着话才会慢慢的安睡。如今,也轮到我了啊。清光这样想着,觉得这样的安定实在有点可爱,出阵的时候大喊着“首落死!”一刀解决敌刀的是他,半夜悄悄躲在被子里哭的也是他。
      不过……
      清光感受着安定握紧的手,或许自己的断裂对安定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吧,不仅仅是断了一把刀剑,之后新选组的没落,以及……冲田君的死,仿佛都由自己的断裂而起呢……念及冲田君,清光回握住安定,“安定……安定……”清光小声的呼唤着,直到安定一声鼻音浓重的回应,“我在这里的,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的。”仿佛害羞一般的清光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声音听起来有点蒙蒙的哽咽感。
        安定心里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气泡被摁下又蓦然浮上来,胸腔里一阵暖流。好不容易熬过没有冲田君没有清光的清冷孤寂的数百年,好不容易被召唤来到本丸,好不容易没有忘记过去的一切,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惶恐萦绕在心头。冷静又疏离的对待审神者,即使那个女孩子三番五次想要亲近自己也尽可能保持距离,对待每一位刀剑男士都有礼有矩,不过分亲近除了清光的任何人,何尝不是担心某一天又要面临分离面临天涯孤独的岁月,他们身为刀剑男士,总有敌刀被完全消灭的一日……到了那一天,又是谁去承受分离的痛苦呢?
        想到这里,安定轻轻拽了一下清光的小指,不等清光探出头就没头没脑的说:“以后我们要消失的话就一起消失吧?”难为清光知道安定的意思,睁开迷朦的眼睛,清光摇摇头说:
      “你先……”
      “哈?”
      “因为那个时候是我先,如果以后你先走,至少不会看到你哭哭啼啼的样子……”
        “所以说一起啊……”
        “不要,你先……”清光的声音里有一丝哽咽,强行扭转话题:“你到底睡不睡,明天还要出阵的……”安定无法,摸了摸清光头顶翘起来的发丝:“知道了,我先还不行吗……晚安。”
      清光悄悄的从被子的缝隙中偷看安定,安定一定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身为刀剑,即使有幸没有在战场上折断,某一日也会随着朔行军被消灭而消失。安定已经承受过一次失去至亲的痛苦了不能再这样残忍的对待他,再说,毕竟自己比安定早来本丸,以前也是自己早化出刀灵,所以某种方面来说,自己应该照顾安定才是。至于更深层次的原因,清光不愿意多想。
      “安定,明天记得早起。”
      “嗯……嗯?”
      “因为要帮我绑头发哼哼……”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