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心疼我自己,昨天前半夜梦见检非违使说凌晨两点出门算破宵禁,跑来我家抓我,眼睛还是像游戏里检非刚刚出现的时候的那种血红,像dominator一样滑着走,我到处躲检非直到吓醒。后半夜也是梦着刀男但是吓忘了,今天中午午睡梦见说社团一起演舞台剧排练到黄昏,休息的时候不动不见了大家都去找,结果我莫名其妙上了一栋废弃的教学楼的六楼,怎么着都下不来,要么是因为楼梯在半空中只有半个手臂宽还没有扶手,要么就是用树干围起来长着蜘蛛网的简易围栏下面还是空的,想绕过去走错地方还只能从围墙上跳下来,兜兜转转好久还走进了一个全是书的班级,后来是一个学生告诉我楼梯在哪里(结果五楼差点又没找到),等到走到楼下的时候好像这栋楼又有人气了……鲜活的学生的讲话声音,去找到不动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嘤嘤嘤……

睡醒发现这两天都不是hsb近侍……想想今晚还是把hsb换一下,婶婶要吓死了(´థ౪థ)σ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