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审神者,也不都是一样的(前篇)

    ooc有,私设审神者有
    小学生文笔
    以上
   =========================
    初春,枝头的樱花已经悄悄蕴了花骨朵,金红的鲤鱼从池底探头吐了几个泡泡,虫鸣声渐渐的响起,阳光穿破云朵的缝隙,照耀着庭院里一片欢欣的模样。
    审神者合遂一早起身梳洗打扮,说好了今日和长谷部一起去万屋可不能赖床。穿好衣服戴好首饰,合遂满意的看着以米色为基色逐渐加深的和服,上面疏落的绣着小朵的樱花,头上的簪子是同色的绢花,耳坠是天青色的水滴形状,衣服有点不合身,首饰也不是特别喜欢的样式。不过无所谓时间要紧,合遂心想,上次和大家闹了点不愉快,这次让长谷部陪着自己去万屋买点赔罪的小礼物就好了。一想到上次的事情合遂心里又升起一丝怨气,真是不知道那群家伙心里怎么想的,长谷部近来对自己也是越来越疏远,难不成还想着……
    叩叩的敲门声打断了合遂的思绪,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合遂高高兴兴的打开门,果不其然是长谷部,端着早点,一脸的恭谨。“hsb你来啦~你等我一下下就好~”看着长谷部的表情,合遂心里有点莫名的有点烦躁,但是并不想一大早就吵架,假装自己雀跃的去照镜子,一边转身一边连声问到:“hsb我这个样子好看吗?”“hsb你看我的簪子是不是歪了?”长谷部安静的跪坐在小桌旁,长久才回答一句:“审神者大人自然是好看的。”合遂内心悄悄的自得起来,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女孩子,样貌是端正中透着一丝美艳,更何况还精心描摹了妆容,和前主相比自然是胜上一筹。只是每次问大家和前主比起来自己怎么样的时候大家多是沉默,为此甚至还吵过架,合遂想改变这样的局面,万屋的东西再贵也没关系,不说审神者的津贴,家里也资助了不少,这一点又强过前主了……
      合遂就这样在镜子面前呆了好久,早点都凉了,但是长谷部依旧安静的垂眼等待着,直到合遂美够了,带着一脸得意跪坐到小桌旁。合遂叉起一小块煎蛋,在长谷部眼前晃了一晃,吸引到了长谷部的注意以后,撒娇般的问到:“呐,hsb,我是不是最好的?”长谷部抿了抿嘴,以沉默回应,合遂托着腮,从叉子的手柄反射里看到自己被扭曲的脸蛋,回头又笑眯眯的问到:“hsb,你说万屋里什么最贵啊?我想昂贵又好看的礼物大家都不忍心拒绝吧?”长谷部恭敬的回答道:“审神者大人的礼物自然是好的。”声音语气一点都没有起伏,仿佛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而非自己新的主人。
    合遂攥紧了叉子,这种换主的本丸不好打理自己是有心里准备的,这点困难还难不倒自己。心念一转,合遂丢下叉子拽出一个包裹,里面都是些零碎玩意儿,“这些东西都是没用的,你拿去扔了。”语气是随意的,但是眼睛却紧紧盯着近侍的脸。长谷部接过包裹却不动身,脸色依旧平静但是颤抖的手指出卖了内心,呼吸也慢慢的重了,整个和室里充满着令人烦躁的安静。
     看到长谷部不动身,合遂干脆探身抬起长谷部的下巴,专注的盯着长谷部的眼睛,轻快的问到:“不要这样啊hsb~只是丢点东西而已嘛哈哈哈,快点收拾好我们要出去了~”回头又去整理自己的耳坠,一边以审视的眼神盯着镜子里的近侍。
     安静
     持续的安静
     外面的虫鸣和鸟叫仿佛被摸不到的玻璃隔断了声音一样,和室里除了长谷部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什么都没有。
      镜子里合遂的表情越来越尴尬,慢慢的脸开始扭曲,充斥着厌烦和嘲讽的眼睛看到头上的簪子,恼怒的拔下来,合遂将簪子使劲甩向长谷部的方向,一道血痕突兀的浮现在近侍的左脸颊,却连一句“审神者大人息怒”都没有得到。
      合遂有些惊慌,扑上去检查长谷部的伤是否严重,一边娇俏又颤抖的连声道歉。长谷部侧身避过合遂的手,继续沉默不语。只是把包裹悄悄拽远合遂的方向。
       长谷部的沉默和动作仿佛一根导火线,彻底的点燃了合遂的怒火,合遂一把掀掉小桌,冷掉的米粥和煎蛋撒了一地,凝成一块一块的粥好像白醫的眼睛,鼓起来瞪着她,无声嘲笑着她的所做所为。合遂顾不得衣裳粘上了残羹,扭身拽住长谷部的衣领,逼迫他看着自己,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懑,合遂几乎是尖叫着摇晃自己的近侍:
       “我是哪里比不上那个前主!”
       “她的家世、成就、样貌有哪里比得过我!”  
       “她有哪点值得你们念念不忘!”
       “你们这幅鬼样子真是恶心死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