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啊抱歉,这个咸鱼浮上来了却没有产粮ojzzz

其实这段时间在思考关于暗黑本丸要如何描写的事情。

很早之前就开始考虑这个题材,但是不知道从何下手,一方面觉得婶婶一定会让本丸恢复正常he的,另一方面又怀疑刀男们会这么容易洗白白了吗?

然后也看了一些其他太太的文,有好的有嗯那啥的,有的偏甜大家马上喜欢婶婶,甚至与其说是婶婶拯救刀男不如说刀男拯救婶婶,有的偏……难以形容的节奏。

一开始也是打算写一个圣母类型的婶,或者刀刀们很快和婶建立互信关系建设和谐本丸的路线,但是发现这样不科学。

从我自身经历的一件事说起,年前有一天晚上我是独自在家的,临睡前我反锁了一道门(我家是双开门,感谢我爹当年英明举措),睡到半夜起来喝水,迷迷糊糊走到客厅听见外门“吱呀——”的声音,我真的当时是睡懵了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走过去摸了一下锁,嗯是反锁的,我就放心的回去睡。第二天我爸非常严肃的问我是不是昨天忘了关门,我特别奇怪就说没有啊,然后我爸告诉我今天早上回来的时候我家外门是半开着的而且锁眼有明显的划伤……

也就是说我当时听见外面那声响是因为有人在撬我家的锁并且已经打开了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时我冷汗都下来了,假如我家不是双开门,或者我没有反锁门,或者我睡懵了以为父母回来了直接开门的话……

换锁之类的后话不提,只说我自己,直到现在,如果有门突然打开或者窗户被风吹到的声音,或者老鼠之类的细细的叫声,我都会十分紧张,现在即使是白天我也会反锁门,天知道那个撬锁的会不会怎么样。

由此我想到,既然能够被称为暗黑本丸,那么至少刀男们之前经历了非常恶劣且让他们非常恐惧、感到怨恨的事情,那么新任婶婶来的时候,刀刀们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愿意全身心信任婶婶,愿意帮助婶婶对抗同伴,甚至婶婶的某些示好可能会引起刀刀回想起某种可怕的过去,刀刀和婶婶之间必然要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才会建立起交流的桥梁,在此之前他们可能会惧怕、漠视、甚至选择伤害婶婶来自保,同时,即使是对婶婶放下戒备,很长一段时间内,刀刀的内心可能对婶婶保有不信任感,毕竟第一个婶也不是一就任就开始作死发病的对吧?

然后就是觉得一些文里的套路也很正常,一期亲眷最多,三明小叔叔弟弟,随便用哪个牵制他逼迫他都奏效。鹤与sada最活泼,难逃被杀鸡骇猴。三明看着风淡云轻的当个幕后也正常。叽叽喳喳的爱染和蔫蔫的明石简直首当其冲的受苦的最好例子了,等等等等,所以重点是如何把这种冲突描述好不落俗套吧?

啊,当然不是说不可能有圣母婶感化本丸刀刀的可能,只是说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路线不适合我构思的本丸的情况。

所以一直在考虑要如何把这些与前任的冲突、与现任的磨合以及婶和刀的成长以一种更加合理的方式表现出来。我写文又属于那种絮絮叨叨啥都想写就分不清主次的那种……就很愁苦了……嘤……

感谢阅读一个无趣的絮絮叨叨,关于如何写暗黑本丸,有想说的请留言,比心ღ( ´・ᴗ・` )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