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大约是一些分不清二三次元的胡言乱语

以前我吃不下be结局的,不管怎样总是内心怀抱着“相亲相爱大团圆”的……嗯……信念,有意无意的回避关于战时、战后的本丸描写。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去看一些太太写的战后本丸和婶婶的文章,每每看到战后设定,想到的是,绝大多数情况下本丸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了,会有整个本丸从此成为历史书上的一个数字,会有每年的一束白花,会有一缕檀香,会有抽屉深处珍藏的一个御守,会有某个孩子继承下来的姓氏……

又跑去看了unnatural第一集,美琴对着病毒携带者的未婚妻说“以后的日子可能会更难过”,觉得对于观众也好,未婚妻也好,都是一种……从全新的角度剖开了故事的未来。

和“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一样,没人会不喜欢“婶婶和某一位刀男从此两情缱绻双宿双飞”的结局。但是实际上,虽然不愿意承认,本丸处于时刻与溯行军战斗的时间线上,和敌部队战斗是常事,受伤是常事,甚至审神者亲自上战场也不是不可能。

要有多幸运,刀剑男士在战斗中永远全身而退。

要有多幸运,审神者能够保证自己的、亲友的安全。

更何况,战后的恢复期是另一场旷日持久,且必输无疑的战役。

永远不可能赢过姿态冷漠的生活,不管心头剜出多么血淋淋的洞,太阳依旧每日升起,那些喊着主君的付丧神也好,喊着真名或假名的亲友同事也好,从此相见都是梦里了。

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人或者被爱,然而也没有力气结束生命,就这样淡漠的、淡漠的,活着,活在回忆里,或者活在渺茫的希冀里.

即时终于有一日解脱,去往寻找付丧神的路上,这份回忆,会活在其他审神者的回忆里——“我有个邻居,她曾经是个审神者。”这份痛苦,也会活在其他审神者的三言两语里。

我有一个邻居,她曾经是个审神者。

她的本丸全军覆没,她没能护住他们。

我有一个顾客,他曾经是个刀剑男士。

他的主君死于一场突袭,他没能护住她。

我有一个……

是的,他们都不在了。

都不在了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