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六月一日与糖果和牙医②

日常向

日常压切婶

日常丰臣组

私设婶婶名有

ooc有

☆*☆*☆*☆*☆*☆*☆*☆*☆☆*☆*☆*☆*☆*☆*☆*☆*☆

牙医来得快,长谷部还没找齐人,只得先让短刀们排好队去手入室。

队伍不长,只是有胆小的和心虚的短刀千方百计想躲过去,拉扯着不肯上前,和穗只好和一期江雪宗三一道将萝卜头们排排好,同时让萤在队末,牵着着想跑路的爱染。

队首的小夜回头看了一眼哥哥们,默默的拉开障子门,看着医生拿出各色金属器具,宗三直接跟着进去了。

还好检查很快结束,不出意外,小夜左边牙有一点龋齿。

见宗三牵着小夜出来,没什么异样,其他短刀纷纷放下心来,也能安分排队检查。

一期悄悄问和穗:“原来牙科医生检查一下就可以了吗?”

“才不是呢,今天只是检查,治疗是过两天的事,不然一屋子短刀能按得住吗?你家弟弟又是极化过的。”和穗同样悄声回答,不露痕迹的指指几个爱吃甜点的:“后藤、包丁、五虎退、前田、秋田、博多,估计就退退和前田每日按时刷牙。”

一期扶额,粟田口家短刀最多,加上会撒娇又乖巧,和穗少不得平日里带他们出去买东西,再者有博多在,“省钱”二字是万万没有说服力的了。

检查很快结束,和穗和长谷部将医生送到门口,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了。和穗招呼了左文字家和一期鸣狐,长谷部则去了厨房。

短刀们压根没上心,还打算着晚上开个冰淇淋再来几个慕斯蛋糕,没想到晚饭前,一期和江雪把所有短刀召集在一起,宣布从今天开始甜点限令。

“尤其是包丁,以后包里不许塞糖果。”一期握拳,头上都要凸起青筋。不看不知道,包丁龋齿至少三五颗,而且看完牙医以后竟然还淡定的吃了一粒柠檬软糖!

“冰淇淋,没收!”
“慕斯杯,没收!”
“硬糖软糖,全部没收!”
“和式点心,全部没收!”

当着粟田口一家子和和穗的面,一期一振冷酷无情的把短刀们贮藏的甜点翻找出来并收到一个带锁的箱子里,碍于一期严厉神色,短刀们不敢做声,只有最后没收和式点心的时候有几声悄悄的嘟囔。

“看不出你哥还有这样的一面啊。”和穗和药研蹲在后头,悄悄的说。

“能拿下三日月大人您以为呢?只是一期哥哥不常这样严厉。”药研给了一个“你太年轻”的眼神,捧着下巴继续听一期一振说话,没有龋齿也不嗜好甜食的他自然不怕。

甜食限令一下,整个本丸气氛都沉默了不少。

过了几天,一期领着包丁、江雪带着小夜、爱染拖着明石去了万屋商业街的牙科诊疗室,回来的时候——

江雪面带微笑,还给小夜买了一个柿子口味的绵绵冰。

爱染趴在明石背上,拖着明石看完牙医以后又忙着交费拿药水,小小的身体估计累坏了。

最后是一期。

光是听见脚步声和穗就知道不好,赶紧把自己从长谷部怀里撕下来,正襟危坐,活生生一个【乖巧.jpg】

“包丁藤四郎。以后你的起居我亲自盯着,包也给我每天检查,牙膏和药水都准备好了,我–盯–着–你–吃–药。”

一期一振坐在和穗对面,一边递给和穗医药费回执一边和包丁说话,面容平静,甚至隐隐带着点微笑,如果不是身后近乎实体化的怨气,可能和穗以为他今天心情还不错。

包丁缩着背,抽抽搭搭的跪坐在一期旁边,身上常背着的包也不见了:“……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