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端着牡丹饼对长谷部说

脑洞那————么大,文力那么大,写作科技树不仅没点上,还给掰折了

跳槽这件小事②

婶婶和长谷部的故事

  会议室里挤挤挨挨,审神者和打刀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等待主管开会。

  和对面一样,检非违使和审神者受雇于时政,假如将溯行军的篡改历史比作打砸马路的小混混,那么他们就是负责驱散围观群众并将马路复原的存在。

  检非违使同样会对普通人出手,但是刀刃不伤人,只会让人的记忆模糊一段时间,醒来以后只觉得是自己发梦而已。

  嗒嗒的脚步声,领头的年长女性面容严肃,再坐的审神者们不禁停下说话,挺直腰背。

  除去例行公事的宣讲维护历史的重要性以外,主管还特意强调了关于对面刀剑掉落的分配。

  和检非违使对战以后必然掉落刀剑男士,那么这刀剑男士的种类,就全部由时政管理了。

  每个审神者每月领取源氏刀不超过三十振,其余随意领取,其中数短刀最多。而这不超过三十振源氏刀里,又数名为“髭切”的刀数量更少。

  每个审神者并不只对应一个对面的同位者,那么这些稀少的源氏刀给谁,给哪一振,全凭审神者的意愿。

  早知道就不给膝丸给那个女的,怕不是又是个一心追求稀有刀的主。审神者撇撇嘴。

  “同时,请各位务必注意检非违使的出阵情况,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击退刀剑男士并修复时空裂缝,而不是抹杀刀剑男士,务必注意不要过度追击。”主管的眼神在审神者身上停留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每一位任期内的检非违使都十分珍贵,每月下发的资源有限,请务必仔细使用。”

  审神者心里郁卒的不行,自家的检非打起来就干劲十足,打是打痛快了,资源也重伤了。况且现在招检非也很难,听说有的审神者只能用改造过的人头蜘蛛,要是再被投诉……审神者不由得抖了一抖。

  检非违使并不是由审神者锻造出来,也不是时政发放,而是由一些暗堕的刀剑男士转化而来。

  回溯历史的时候,有的刀剑男士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改变原主的或者本丸的历史,一旦出手改变,便会暗堕,暗堕以后如果不能由本丸审神者清洁干净,就会被交付时政。

  当然,时政也不能简单粗暴的就进行刀解,大部分是让付丧神呆在那个修改过的时空,自己去见证修改后的历史是怎样,见证他的原主如何艰难挣扎却逃不过历史的洪流,甚至有着更为凄惨的结局。

  当然也不乏修改后更好的历史,但是只会发生在修改本丸历史的情况,即使如此,成功的例子也是少之又少。

  见证过历史的暗堕付丧神之后会带着记忆,褪去原有的容貌,转化为平平无奇的路人长相,重新被命名以后成为检非违使的一员。

  因为见证过更惨烈结局的他们,是出手阻止刀剑男士逾矩行为最好的工具。

  然而,等到期限一到,原有的检非违使可以选择回到某个时空,再次成为刀剑男士,也可以选择留在时政,转职成为时政的正式员工。

  什么时候能让我捡到刀剑男士就好了,至少能让这几个家伙轮班,反正大家都是戴面具穿工作服。

  没想到一语成真,审神者果然捡到了一振刀剑男士。

评论

热度(10)